您当前位置:首页>>正能量

传奇新徽商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玉琪   2019-01-10

  一口气读完了这部重达四公斤的传记文学巨制——《歙之情缘:周小林传》,我掩卷无语、久久沉默,内心的激动与饥渴相互交织……许久,深深呷了一口茶,缓过气来,复又慢慢展开书页,再读,细读。久违的阅读快感在我心头荡漾。

  徐刚先生是我尊敬的文学前辈。先前早已拜读过先生的《艾青传》《梁启超传》等,包括这次荣获鲁迅文学奖的《大森林》,但都没有读先生这部《歙之情缘》来得强烈。先生用宏大的架构、精妙的语言、华美的文笔、生动的故事,把中国社会近70年来的重大变革作为历史背景,纵览事实,撷取细节,巧妙编织,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成功地塑造了周小林这位多苦多难而又坚韧、执拗、诚挚、仁义的典型新徽商形象。传记文学本不好写,能成功写出一个有血有肉的作品,鲜见。在浩瀚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撷取歙砚这一冷僻题材去写一个特殊的具有强烈个性的非典型人物则更是困难。

  徐刚先生在自序中开篇第一句便剖心自问:“我为什么要写周小林?”“为什么要选择了非我所长的三百砚斋歙砚的题材?”……而在后记中先生完成书稿后心力交瘁地叙述:“自以为写作本书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况且我对传记文学也还稍有心得……但始所未料的是,周小林的传记太难写了,周小林几乎让我招架不住。”随之,先生又释然感慨:“百砚磨小林,小林磨徐刚,如是磨我三年,磨来磨去磨成了这本书。”“就这样,在我风雨飘摇的晚年,又多了一位良师益友,得获歙之情缘!”

  可见,呈现在我面前的这部“情缘”正是徐刚先生晚年突破自己并改变风格的呕心力作。其严谨的创作态度和对人物性格的拿捏,精雕细琢的故事,动人心魄的情节,华丽流畅的语言,读起来让人荡气回肠、欲罢不能。“高山抛石”令人垂泪动容;“梨园情”让人艳羡叹惜;“黄山泪”叫人沉重反思;“九问小林”不由令人拍案叫绝……

  徐刚先生谓:“周小林是个奇人,痴人,怪人。”如何怪?怎样痴?何处奇?先生只撷取了一段《无上清凉》砚铭:“……远离明星的喧闹,不屑奸商的好恶,全部才华与精彩付于歙石,鞠躬弯腰做一个中国店小二……这就是周小林,他寻一块石,制一方砚,写一段铭,用一片情,迷倒一群人……”徐刚先生可谓惜墨如金,仅116个字就把一个又奇、又怪、又痴的周小林活脱脱地展现在读者眼前,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有风骨、有情怀、磊落侠义的当代儒商。

  这部书的另一个特点是印刷、制作精良、讲究,用心思将11万字的文本和580多幅图片巧妙镶嵌、穿插,文行图随,不拘一格。是我从未见过的传记文学的另类、文学作品中的奇葩,同时将诗、书、画、砚铺陈于故事、人物之间,融为大美,皇皇之作,俨然一部具有徽文化特色的交响音乐!

  近三十年来,笔者尚未看到一部完全令人满意的描写新徽商的文学作品,徐刚的《歙之情缘》填补了这一空白,为徽文化的传播和新徽商的崛起树立了文学样本。

  近又喜闻徐刚先生荣获中国报告文学终身成就奖,无论作品、实力、才情,获此殊荣乃实至名归。我为徐刚先生贺。

  原文链接:http://www.northnews.cn/2019/0108/3002727.shtml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