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正能量

柿子红了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忆心   2017-04-14

  近些天,朋友圈里的几位好友都在分享着一首歌,深深的童年味道,淡淡的成长忧愁,悠缓的旋律和纯净的歌词一下子就能把人带回那段清素岁月、那个锦绣时分。

  那首歌,名叫《少年锦时》,而我尤喜欢歌词里的那句——“柿子树一熟,够我们吃很久……”

  一提起柿子,总会自然地联系起两个词,一个是童年,一个是故乡。

  小时候,家乡的稻田边就有几棵柿子树,每当四季进秋,稻穗金黄的时候,树上的柿子也就开始成熟。那时候没事就喜欢跑到树下绕一圈,仰着小脑袋搜寻着,看看哪颗柿子又红了。

  长大以后,到过北方,才发现北方的柿子树和家乡的不太一样。北方的柿子比较奔放,果实成熟的时候就落光了树叶,远远一眼就能望见,全是硕果累累的即视感;而南方的柿子则比较含蓄,就算红透了脸也是躲在绿叶之间,要细细探看才找得见。如此想来,或许是因了南方的风比北方的温柔,容许从花开到果落都有叶子一路的陪伴和相守,所以南方的柿子直到果实摘完,树叶依旧还有,也让人在其间多了一份寻找的乐趣和期待。

  如今,已经记不起家乡的柿子树从什么时候消失了影踪,稻田里光着脚丫追蜻蜓的孩童们也已离散,还有那久违了的清晨的鸡鸣、傍晚的炊烟,以及透过树梢挂在高高的谷垛旁的圆月亮,都在渐渐远去……

  在歌曲中重温着记忆,回放着童年和故乡的风景,忽而想起木心有首小诗《从前慢》里有几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正好和《少年锦时》里的几句可以连成一个意境,“仅有辆进城的公车,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爱很简单 。”

  亦如一位友人所言,“小时候幸福是件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就是件幸福的事”。

  我也以为,柿子熟了,“够我们吃很久”;回忆远了,“够我们念很久”;日子慢了,“够我们走很久”。

  柿子,还会红;我们,慢慢走。

  

【责任编辑:彩虹】

网友评论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