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邪教辨析

清明节的肃杀与沉重

来源:莫邪网   作者:金木   2018-04-08

  又到一年清明时,很多人又要忙着祭祀逝去的亲人,这既是一种传统习俗,也是对逝者的悼念与追思。

  每一个人最终都会逝去,这是自然规律所决定的,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对待死亡要多一分淡然和坦然。但邪教让不少人由人变成了鬼,这无疑加重了清明节的肃杀与沉重。

  那么,邪教让哪些人过早的在黄泉路上凄惨的走呢?

  ——病死鬼

  2015年8月2日,林逸明因患结肠癌病亡。林逸明,1997年习练“法轮功”,澳门“法轮功”邪教组织头目。2000年以来,林逸明组织或积极参加澳门、香港以及台湾地区的“法轮功”活动。据悉,林逸明是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法轮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李洪志视其为各地“法轮功”负责人中的模范人物。林逸明2014年下半年出现便血症状,因相信李洪志的“消业”邪说,不到医院看病治疗。2015年4月病情加重,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但他拒绝医生的化疗建议,坚持练功“消业”。2015年5月13日,林还赴美国参加“法轮功”的“纽约法会”,期间,李洪志亲自为林“发功”治疗,并声称已将林身上的“业力”、“魔物”悉数驱除。不幸的是,因癌细胞扩散,林逸明于8月2日病亡。

 

  林逸明

  不断穷折腾的林逸明,非但没能得到福报,反而患癌症病亡。一个竭尽犬马之劳的“法轮功”功勋人物,就这样早早离开人世,全因相信了李洪志“消业”的鬼话,实乃愚蠢至极。

  ——闹死鬼

  2001年1月23日,除夕的北京,处处张灯结彩,午后的天安门广场祥和平静。就在这个时候,一起人们意想不到的几名“法轮功”痴迷者自焚事件发生了。14时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北侧,一名50多岁男子面向西北方向,盘腿“打坐”,并将一个绿色塑料瓶中的液体不断往身上浇。随后,一团烈焰从这名男子身上喷出,窜起一道浓烟。几分钟后,人民英雄纪念碑北面,4名相距不远的女子点燃了身上的汽油,火苗几乎同时窜起,借着冬日的寒风愈烧愈猛,瞬间就变成了滚动的“火球”。这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到天安门广场自焚,结局极其悲惨,1人死亡,4人大面积烧伤。

 

  自焚身亡的刘春玲

  这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受李洪志授意,竟然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动静是闹大了,但酿发了1人死亡、4人严重烧伤的惨剧,而李洪志却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不知九泉之下的刘春玲作何想?

  ——羞死鬼

  四川农大学生李玲,被“全能神”洗脑后,和一个叫李建的“全能神”小头目举行了“过灵床”仪式。她在李建的诱导下,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去做诱饵,在几个月里,就和20多名陌生男子发生了性关系,并成功将这些人拉入“全能神”。当她身患重病时,“全能神”教徒没人理会她,在绝望中,李玲于2012年8月27日留下遗书后自杀。

 

  色诱传教网络漫画

  女大学生李玲,本该风华正茂,可她不慎跌入魔窟,不仅成为邪教头目的玩物,还成为吸引人加入邪教的诱物。当重病缠身时反遭邪教抛弃,在又羞又愤中自杀,带着深深的怨恨离开了人世。

  ——邪恶鬼

  2015年2月2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犯故意杀人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犯张帆、张立冬执行死刑。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及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均系“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2014年5月28日21时许,张帆、吕迎春为发展“全能神”教徒,让张航、张巧联、张某向在餐厅内就餐的顾客索要联系方式。因张航两次向被害人吴硕艳索要手机号码遭拒,张帆、吕迎春遂认定吴硕艳为“恶灵”,张帆率先持餐厅内座椅砸击吴硕艳,吴硕艳反抗,在场的张立冬、吕迎春、张航上前与张帆共同将吴硕艳打倒在地,被害人吴硕艳因颅脑损伤当场死亡,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此被毁灭。

 

  “招远血案”罪犯张帆、张立冬被执行死刑

  中“邪毒”太深的张帆、张立冬,不仅丧心病狂的害死了无辜女子吴硕艳,也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全能神”没能让他们“全身”而终。邪恶想挑战正义、戕害生命,正义的法律给出了公正。

  ——屈死鬼

  徐元康,生前是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的一位农民,打工期间患上了一定程度的精神病。2015年6月,村里来了两个自称是“三赎基督教”(即“门徒会”)的信徒打着“驱魔治病”的口号要为徐元康治病,他们分别叫翟新勇和姚湘枝。6月14日,翟新勇和姚湘枝来到徐元康家为徐元康祷告驱魔治病。连续祷告三天后,他们将徐元康转移到了信徒万兰芳家。在信徒万兰方家,徐元康的病情发作,与翟新勇发生争执和殴打。翟新勇认为徐元康是“牛魔王精”附体,他和姚湘枝又从附近组织了9位邪教教徒分成三班,24小时轮流不间断地为徐元康祈祷驱魔治病。在此期间不让徐元康吃药、不让进食、不让喝水,不让休息,以达到折腾、惩戒徐元康身上的“牛魔王精”的目的。从6月17日晚上到6月25日凌晨,徐元康的病情开始恶化,翟新勇等人不仅不将其送医院救治,反而用胶布、布带将徐元康双手捆住,直至徐元康死亡。

 

  “三赎基督教”上演“驱鬼治病”血案

  徐元康虽说患上一定程度的精神病,但还不至于一周左右的时间便撒手人寰。就因为被万恶的邪教给盯上了,上演了一幕荒唐的“驱鬼治病”闹剧,最终被活活折磨而死,真悲屈呀!

  ——冤死鬼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彰化就读高三的一名詹姓学生,疑似受虐致死。经警方调查,詹母黄芬雀因信仰“日月明功”而走火入魔,活活将即将升大学的儿子虐打致死,还诬指吸毒;全案经检方会同法医相验后却惊见,被谑打致死的儿子竟然被打到“肝脏萎缩”。试想想,这需要怎样的用力才能把高中生的儿子打得“肝脏萎缩”呢?

 

  台媒报道“日月明功”画面

  这位詹姓高中生冤死在母亲的暴力下,让人唏嘘不已。爱孩子本是一个母亲的天性,邪教却让黄芬雀天性泯灭,变成一个杀害亲身儿子的恶魔,真是信邪猛于虎也!

  邪教让某些善男信女变得自私、冷漠、凶残、暴戾,还殃及到社会上的一些无辜之人,真正让人变成了鬼,严重威胁社会和谐。要让人活得幸福而有尊严,就要深入揭批和打击邪教,铲除这一社会毒瘤。

  原文链接:http://www.moyew.com/jj/201804/04/t20180404_6302663.shtml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