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邪教辨析

从“招远血案”看“全能神”对少年儿童的残害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季北   2017-07-31

    三年前的一桩血案举世震惊,那是邪教“全能神”在光天化日之下制造的:

  2014年5月28日晚上,“全能神”张帆、吕迎春为发展信徒,让张航等向在餐厅内就餐的顾客吴硕艳索要手机号码,遭到拒绝后,张帆、吕迎春恼羞成怒,张帆、张立冬等以吴硕艳是“恶灵”为名将其打倒在地,张帆凶残地手撑餐桌反复跳起用力踩踏35岁吴硕艳的头面部,致其当场死亡。三年后,杀人凶手、“全能神”分子张帆、张立冬已经伏法,其他参与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但是关于这桩血案的话题却远没有结束,因为邪教存在一天,类似于吴硕艳这样的人间悲剧就一天不会停止。特别是在这样残忍的血案发生中,参与其中的还有两名青少年,那就是18岁的张航和她12岁的弟弟。

  法庭上,张航哭诉着说:她12岁初中没有念完就辍学了,被姐姐拉入“全能神”,从此离开了学校,只有与“全能神”信徒为伍,只有顶礼膜拜地任凭张帆的摆布,不敢有丝毫的不从和反抗,反之就可能被视为“恶灵”,就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出现不好的事情。”

  一个人的成长,不只是学校教育的结果,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俗话说得好:“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摇篮,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所以说,每个人的成长第一步,都是从家庭迈开的,那么即是第一任的老师,父母就有责任有义务承担起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可惜张航和她的弟弟却没有机会从他们的父亲身上得到这些。

  从张航在法庭的哭诉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生活在以邪教为主体的家庭中的羸弱孩子的无助。一个年仅12岁的孩子,就不让上学,却要被逼迫在以“全能神”信徒为主的圈子中生活。耳濡目染中,她接受的是“全能神”的影响和教育,在顽固不化的“全能神”父亲与姐姐的“看护”中,她的思想也就会随之而逐渐变化。有文章写道:“之后的日子里,姐姐常常在电话或网上关心张航的情况。有什么烦恼,姐姐也会用‘神话’替她‘解决’。” 面对这些玄而又玄的“思想”,张航在她幼小的心灵中也有过怀疑与拒绝。“有时,这种开解会让张航心情好转,但有时,她也会觉得没什么用。”每当这时,“张航把这些想法如实告诉姐姐时,却遭到张帆一番训斥,说她这是‘不顺服’。‘很严厉,不留一点情面。’张航说,‘我第一次觉得姐姐不像姐姐了。’”这种变化就为张航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同时也就是她对姐姐——这个邪教“全能神”的代表人物,开始心生恐惧。果不其然,张帆以姐姐对妹妹的关怀为名,向她灌输邪教思想,“张航被要求每天‘吃喝神话’。通过看书和听‘讲道’,她渐渐觉得自己是个很‘败坏’的人,必须脱去自己身上的‘败坏’,合‘神’心意了,才能上‘天堂’。否则,就会死于末日灾难,‘灵魂’会下‘地狱’。”从此一个邪恶的幽灵——“全能神”便如影相随,徘徊在她的心中,成为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想脱都脱不掉了。当张航和她的弟弟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无情与血腥杀戮的阴影中,可想他们幼小的心灵怎么可能不变呢?怎么能不变得冷酷残暴呢?“招远血案”中就“居然有一个只有12岁的男孩,这个男孩不但用铝制拖把击打被害人头部,甚至还多次阻止民警平息事态、押解嫌犯。小小年纪却心存杀意。”一个只有12岁的孩子,戾气从何而来?邪教“全能神”的潜移默化教育此时发挥了作用。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如果不这样跟着驱“恶灵”“不顺服”,那么他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呢?张帆已经明确向张航警告过“不顺服”就是“恶灵”,那就会有“很严重的惩罚,出现不好的事情”,是什么样的“不好的事情”?我们已经从文章开头的吴硕艳的命运中领略到了。试想一下,一个12岁的孩子和另一个比她还小的弟弟,整天生活在面对死亡的威胁和一群神精怪诞、荒诞不经人在一起,心态与思想会出现怎样的变化?

  由此可见,一个健康家庭对于青少年的成长起到的作用是多么的巨大,而在张航的成长中,既没有一个健康的家庭,也没有一个称职的父亲,更没有一个阳光向上的同胞姐姐。这两个世上最亲的人,对她健康成长影响最大的人,都是死心塌地的“全能神”信徒。她整天生活在一个不正常的家庭中,在邪教的渗透与渲染中,屈从、顺从、随同以及同流合污也就是在所难免,当然也就注定了她和年仅12岁的弟弟童年悲剧的命运。从张航和她弟弟成长的道路来看,他们最后沦落为杀人的帮凶,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由张航和她弟弟的经历,我们又想到了许多由“全能神”信徒一手制造的,针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幼儿所做出的泯灭人性、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

  据凯风网报道:“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的‘全能神’信徒李桂荣因觉得是自己两个月大的女儿影响了她为‘全能神’做工,导致其被全能神内部由‘带领’降级为‘执事’,从而认为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便趁女儿熟睡之际,用剪刀向颈部猛刺一刀。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就这样被‘全能神’、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夺去了生命。”

  这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母亲呢?刚刚过去不久的母亲节,人们把世上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尽可能地送给了母亲,母亲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最仁爱、最无私的人,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牲畜尚有舔犊之情,可是入了邪教“全能神”的李桂荣却连一个牲畜的亲情都没有,这种行为用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吧?

  悲剧到此并没有结束,如此丧尽天良的母亲,李桂荣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因为在她之前还有先例:“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全能神’信徒、江苏省沭阳县村民万成彦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拯救世上万人’,用斧头猛击熟睡中的自己8岁的儿子王磊,残忍地用铁钉将儿子钉在‘十字架’上,一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万成彦的手里。”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来杀害、折磨自己8岁的儿子,真是罪不容赦、罄竹难书。为什么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慈祥善良的母亲,一但成为邪教“全能神”的信徒,便立即由母亲而瞬间变成了魔鬼?其残忍程度竟是禽兽不如?李桂荣、万成彦等人的这种泯灭人性、令人发指的残暴,其最终的祸根就是邪教的本质,就是“全能神”的本质。如此说来,邪教与“全能神”一天不除,这样的悲剧就一天不会停止,还会继续发生。

  今天,当我们面对“招远血案”发生三年之际,在受害者中,不仅看到了吴硕艳这样的无辜亡灵,也看到了“两个月大的”女婴、8岁的小王磊。还看到了施孽者的张航和她12岁的弟弟。他们都是无辜的孩子,他们都是邪教“全能神”的受害者、殉葬者。

  面对如此残暴与泯灭人性的邪教“全能神”,我们只有张扬法律的利剑,坚决彻底地加以铲除。同时要加大揭发与批判的力度,加大“反对邪教,崇尚科学”的宣传力度,造成一种邪教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态势。让邪教与“全能神”没有生存的基础,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邪教和“全能神”对张航等少年儿童的伤害,还他们一个美丽、浪漫、幸福、快乐的童年。

 

 

 

 

 

【责任编辑:尔玉】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