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奇闻趣事

为什么长颈鹿能进化出长脖子?

来源:奇趣发现网   作者:文:Henry Nicholls 图:pixabay   2019-11-04

giraffe-2191662_960_720.jpg


  众人所知的印象:对于长颈鹿而言,颈部的长短事关其在艰难时期的生存能力,颈长者强于颈短者。如此一来,它们就长成了这种超尘拔俗的模样。实际情况:如今,大部分科学家都认为,长颈鹿那异乎寻常的颈部,是雄性长颈鹿之间为了争夺雌性配偶而激烈竞争的产物。


  在陆地上现存的哺乳动物中,长颈鹿个头最高,身材魁梧,令人赞叹。对此,其修长的腿部和颈部功不可没。雄性长颈鹿身高可达18英尺,雌性长颈鹿则稍稍矮一点。


  在野外,这些美丽的生灵伸长脖子,从林木上方未受触碰的地带,剥食树叶,其高度越过了叉角羚、捻角羚、乃至大象的颈部。一种普遍存在的错误观念也由此而生,即认为:长颈鹿之所以进化出修长的脖颈,是为了利用脖长的优势够到其它食草动物都到不了的高处。


giraffe-1330814_960_720.jpg


  通常认为,法国动物学家 Jean-Baptiste Lamarck 是第一个提出这一观点的人。在1809年出版的《动物哲学》一书中,他写道:由于在长颈鹿所生存的环境中,土壤差不多常年都干旱而贫瘠,迫使它们以树叶为食,并为了够到树叶,不得不时常努力伸长脖子。

 

  而整个长颈鹿属的动物都长期保持这个生活习性,由此一来,造成其前腿已变得比后腿长,脖颈也是加长版。


  简而言之,在世代相传的反复拉伸以及遗传的作用下,长颈鹿进化出了如今的长脖子 同样,英国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也同样认为,长颈鹿不同寻常的腿部与颈部必定与其觅食行为有关。


  1859年,他在《物种起源》中写道:就长颈鹿而言,因其身材巍峨,颈部、前腿、头部和舌头都十分细长,所以它的整个身体构造非常适于咬食树木高处的枝条。但在演化过程的发生方式上,达尔文并不赞同 Lamarck 的观点。


  相反,他指出,长颈鹿的脖子是“自然选择”反复作用的结果。相较于颈部短的长颈鹿,颈部较长的长颈鹿更有可能从艰难时期中存活过来。


giraffe-4266450_960_720.jpg


  自此,一个明确无疑的事实就是,在进化的运作机制方面,达尔文的观点基本上都是正确的,而 Lamarck 才是那个搞错的人。因此,搞清楚达尔文式演化和 Lamarck 式演化之间的分野所在是很重要的。然而,举长颈鹿的例子来说明这个观点,真是一大遗憾。


  首先,关于长颈鹿,Lamarck 只是在他众多的著作中,简单、一笔带过地提了一下。但我们却因为这一点而记住了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成绩。殊不知他在进化论上的观点所体现出的预知能力对达尔文产生了深远巨大的影响,以及他所做出的众多的其它贡献。


  更有甚者,我们屡屡用长颈鹿来阐释自然选择,进而使公众的意识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这个生物学谎言的暗示:亦即,Lamarck 和达尔文都在推动这样的观点——长颈鹿的修长颈部是为了帮助进食而进化出来的。但支持这一观点的证据寥寥无几。


  1996年,动物学家 Robert Simmons 和卢·希培斯对现今众所周知的“食草动物竞争”假说提出了若干的挑战质疑。


giraffes-627031_960_720.jpg


  他们在发表在《美国博物学家》期刊的论文中写到:大体上,在干旱的季节里(此时,觅食的竞争应该是最为激烈的),长颈鹿都是从较低的灌木丛中,而非高大的树上进食。更重要的是,长颈鹿最常以弯曲脖子的姿态进食,这样做使它们吃得更快。


  此外,为什么长颈鹿在超过一百万年的时间里始终比其它与之争夺食物的食草动物高出约6.5英尺(2米),这也是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不管以什么样的标准衡量,这都是种矫枉过正。 


  由此,Simmons 和希培斯提出了一种替代性假说:长脖子是性选择的结果。这种观点就是所谓的“长颈为性而生”假说。 对此,第一项证据便是长颈鹿两性之间有着显著的差异。


  例如,雄性长颈鹿在颈部和头部的尺寸大小上都远远高于雌性长颈鹿。这强有力地表明了性选择可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雄性长颈鹿常常为了获得雌性长颈鹿的青睐而展开争斗,我们将这种仪式称为“脖斗”。


africa-1170177_960_720.jpg


  打斗双方侧翼紧贴,彼此用脑袋重击对方。Simmons 和希培斯写道:这种全副武装的头颅的顶部或背部好似棍棒一般,砸向对手的颈部、胸部、肋骨或腿部,这股力度足以把竞争者撞得失去平衡,甚至失去知觉。


  在20世纪60年代记录的一个极端的例子中,一头雄性长颈鹿击穿了对手耳朵以下的颈部。这次撞击的冲击力使对手的一块脊椎骨裂成碎片,其中的一块碎片还嵌进了它的脊柱中,这头倒霉的长颈鹿便命丧于此。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铁卢大学的动物学家 Anne Innis Dagg 就一直致力于研究长颈鹿。她指出,体型最大的雄性长颈鹿往往会在这些战斗中获胜,并赢得大部分与雌性长颈鹿交配的机会,其它长颈鹿就没什么机会进行繁衍了。


  此外,还有证据表明,雌性长颈鹿更青睐体型较大的雄性长颈鹿的求爱。Dagg 表示,所有这些都表明,长颈鹿异于寻常的脖子与进食之间的关系可能很小,更多的是与性相关。


  最后,Dagg 急切想要纠正另一个关于长颈鹿的错误观念:它们数目众多,我们无须为其保护问题操心。她说:现在,野生长颈鹿的一些亚种正面临灭绝的危险。


  文:Henry Nicholls 图:pixabay

 

 

【责任编辑:自然】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