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奇闻趣事

民国时的"神仙方术":有"神仙"因诈取钱财被枪决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任大猛 陈谷苗 徐晖铭   2017-09-13

  1938年1月30日除夕那天,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观察日报》刊发小言论《枪毙周仲评的意义》指出:枪毙“周神仙”是在“教育民众,在抗战期中肃清封建迷信神权等类的观念”。

  “空盆变蛇”、“空杯变酒”……在抗战爆发前后长沙有位叫“周神仙”的,就玩过这套把戏,“周神仙”甚至号称会“炼金之术”。不过当“周神仙”把湖南省银行22万余元钱用“炼金之术”“转走”后,“神仙方术”最后却让他了不得难

  “周神仙”“神功”再高,挡不住两粒“花生米” 

  这世间有没有所谓“神功”、“神术”?抗战刚爆发前后的长沙城,确实有那么一批达官贵人、贩夫走卒,是相信这世间确有会“特异功能”的“神人”的。

  他们甚至指名道姓告知问话的人:长沙马王街小瀛洲住着的周仲评,就是一位“活神仙”,他会“隔空取物”,一个空酒杯,在他手中可变出源源不断的酒来,喝之不竭。

  两位湖南籍文化人龚德柏和易君左,甚至在后来跑到香港、台湾后,回首往事,提笔记录仍深信“周神仙”确实会几手“法术”。

  民国时因敢于直言,有“大炮”之称的龚德柏说,他曾亲眼看到周仲评在长沙把一只公鸡斩了头,再把鸡头接上去,这只公鸡竟又满地奔跑。

  易君左写得更神乎其神,新闻“五要素”全有。他说,抗战初期,他到长沙担任湖南国民日报社总编辑时,曾和近百位朋友在长沙道门口对面交通银行经理魏云千家中大客厅,观看过“周神仙”当众“施法”。但见“周神仙”当着众人之面,在一个放在八仙桌下、装满清水的木盆内,念过一些咒语,竟隔空抓来一只又一只脚鱼。“周神仙”还会“密室脱逃”,用铁链子将他锁住,关进木箱,放进隔壁房间,他却让铁链寸断,逃脱出来。

  不过,就是这位“周神仙”,最后却用“特异功能”诈取钱财,犯事入狱,经审判后,终于在1938年1月29日傍晚6时,经人力车装载,绑赴长沙南门口,验明正身后,执行枪决。

  当时长沙城里愚夫愚妇闻讯纷纷前往围观,充当“看客”。结果“周神仙”神功再高,抵不过步枪连发的两颗“花生米”,一命呜呼。刑场旁的看客们看到“周神仙”在枪炮子弹前,竟“无法可施”,大感失望,一哄而散。

  从此长沙城内再愚妄的人也懒得去谈论什么“周神仙”。哪里知道如易君左者一类的文化人不但不愿融入“新社会”,“迷信”神功竟如此之深,连一般愚夫愚妇也不如,这真是一件可悲叹的事。

  当年,长沙创办历史最悠久的报纸——长沙《大公报》,在周仲评被枪决后第二天,刊发评论,称大多数人从此知晓“神仙”真面目,无非“骗子”而已。该评论说:

  “过去一段时间,周仲评在长沙社会上确实享有盛名,而且有一部分潜势力,达官显宦,多相结纳;三教九流,交相称誉。然毕竟盛名难副,故誉之者,虽谓为‘神仙’,而毁之者亦目为骗子。究为神仙为骗子,苟为社会治安无碍,于国家法令无忤,又谁与之辨是非真假?当毁誉参半的时候,周复自神其技,画符能医病,作法能求失,且不要钱,以小恩小惠,来钓名沽誉,故愚夫愚妇亦乐与之周旋。倘湖南省银行卷逃案去年没有发觉,周不被牵连下狱,周之盛名固仍牢不可破。今盖棺论定,周为神仙为骗子,人人可得而知矣。周因巧而贾祸,人受愚而初醒,后之信迷信邪术者,宜以此为鉴。”

  湖南省主席张治中自述 :“我为什么要杀周仲评” 

  周仲评究竟是什么人?周仲评邪术诈财究竟是怎么回事?

  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在回忆录中专门谈到周仲评案,张治中称,1937年3月,湖南省银行出纳课长戴运鸿,因赌博“失落数千元”,最后归不得圆了,迷信的戴运鸿,想起传说中神乎其神、会“法术”的“周神仙”周仲评,于是跑到小瀛洲“周神仙”住所,请“周神仙”帮忙,替他“作法寻回”输在赌场上的数千元钱。“周神仙”自称会“炼金术”,要“钱生钱”,趁机“串同戴运鸿,竟陆续卷去湖南省银行22万余元”。

  因钱款巨大,“周神仙”作法不久,即因银行对账,事情败露。周仲评竟协助戴运鸿连夜潜逃。留在长沙的周仲评自认为自己并非银行职员,且与湖南各路达官贵人深相结纳,上可通天,在社会上名声也极大,无人敢动他。但周仲评最终仍落入法网。“周神仙”被捕后,即供认他用去23000元钱。但“周神仙”之被抓,其时仍是何键主湘之时。恰当这一时期抗战爆发,何键本人亦迷信,故而“对此案拖延不决,不速将其明正典刑,以警贪污”。

  不久,何键调任内政部长。旋即张治中担任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在出巡湘东南、除夕前一日,即下令省会警备司令部,将在押的周仲评以‘邪术诈财,贪污极恶’罪状处以死刑”,获得了“人心称快”积极的社会效果。

  周仲评被处决后第二天,长沙各大报纷纷刊发其被判处死刑的布告全文,文如下:

  “为宣布罪状事,案奉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命令开。查周仲评邪术诈财,贪污极恶,应予枪决,以昭炯戒,仰该司令即日遵办具报。此令。等因奉此。查该周仲评于二十六年(1937年)3月因湖南省银行出纳戴运鸿失落银千元,请其作法寻回,该犯秉同戴运鸿竟陆续卷去该银行22万余元,并供认用了2万3千元。此事发觉后,该犯复纵放戴运鸿潜逃。奉令前因,兹于本月29日签提该犯周仲评,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以昭炯戒。合行布告,俾众周知,此令。”

  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对于枪决“周神仙”曾自我评述道:“杀掉这个‘神仙’,其意义不止于消灭一个坏人,而是在扫荡邪说异端的存在,扫荡九流三教、左道旁门,在社会上、政治上败坏世道人心的影响,这是转移风气的一端。”

  确实,自张治中接替何键主湘后,湖南社会风气一扫何键时期保守落后及颓迷暮气,封建神权势力遭到打击,且张治中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一时之间长沙成为抗战初期救亡运动开展得最为蓬勃最富朝气的著名省份。

  时为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的《观察日报》也在1938年初除夕那天报道了周仲评被处决消息,同时配发评论,阐述枪毙“周神仙”的社会意义。该评论称:

  “周仲评以邪术蛊众,早就应该置之于法。可是,很特别的,在我们这个封建意识非常浓厚的湖南,一向充塞着迷信的气氛,这样的人居然被称之为‘周神仙’,与达官要人先生相交游,在社会中深深植下各种罪恶。这次省银行的拐款案,周氏为其中主要人犯之一,证据确凿,毫无可疑。可是周氏被捕后,政府(案:此处指何键政府)却迁延不决,不将其明正典刑,以警贪污,反任其四出疏通关节,巧立说词,强为申辩,幸喜张(治中)主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置之于法,实属大快人心。不过我们对于这次事件,着重之点,却在教育民众,在抗战期中肃清封建迷信神权等类的观念。因为,从这次案件中,充分暴露出封建神权等腐败势力互相结托起来,构成政治上的贪污,社会的黑暗。这些罪恶的汇集,给予抗战以最大地阻害,我们应当严格地认清这一重大的意义,才足以启蒙社会的愚昧,推进新社会的建立。”

【责任编辑:】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