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民族风情

锦绣蒙古马——马文化系列报道①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作者:   2019-01-05

皮雕画《蒙古印象》(作者:徐跃)   

皮雕画《王者铁骑》(作者:徐跃)

皮雕画《嬉水》(作者:徐跃)

皮雕画《悠游》(作者:徐跃)

  万里草原,骏马追风。

  内蒙古的工艺美术大师们,用他们手中的铁笔银针,勾勒出马的“桀骜”“豪气”“秀美”与“柔情”,把“草原精灵”的风骨与灵动定格在工艺作品之中。

  【荣耀马背】

  天马神骏,骁腾万里。无论是坚韧威武的战马,还是雍容健硕的鞍马,自古以来,马在人们心中都有着崇高的地位。蒙古马是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勇往直前、忠于职守等优秀品质的代表,“蒙古马精神”已融入我区各族人民的血脉之中。

  马文化是草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区马文化资源丰富。不仅马的种类多,多年来以马为主题的赛事、活动、演出在内蒙古大地上轮番上演,层出不穷。今年,首届内蒙古国际马文化博览会将在内蒙古举行,这又是一次关于马文化的盛会。

  在文化繁荣发展的新时代,表演马、创作马、研究马,讲好马的故事,弘扬蒙古马精神,践行马文化精髓,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即日起,本版陆续推出《马文化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编者

内蒙古工艺美术大师乔文军(作者:徐跃)

  皮雕:浮雕之美草原之韵

  皮雕画,顾名思义,就是在皮上雕画。它是内蒙古工艺美术中的一个重要门类,讲究的是材料和工艺。

  作为皮雕画的画布,牛皮具有比木头和金属软,比纸和布要硬的特点,有细致的纹理和毛细孔,表面光滑,最适合雕刻。在皮雕画的身上,汇聚了众多民族工艺技法,需要经过几十道工艺,纯手工制作完成。

  乔文军是呼和浩特最早从事皮雕画制作的手工艺人之一,也是内蒙古高级工艺美术师。他的作品《天马行空》曾荣获呼和浩特首届皮画艺术品展览会铜奖。据乔文军介绍,制作这些以马为主题的皮雕画,有着特定的步骤。

  开料是第一步,根据需求从整张牛皮上裁出料块。接下来是描图,皮雕画不是画上去的,而是拓上去的。先画出马的图案,然后把纸上的线条拓在皮子上。线条如何做,全凭画师的功力,型准很重要。

  皮雕注重雕工之美。雕刻的工具就有200多种,而最特别的一种工具叫做“冲”。用旋转刻刀刻出马的轮廓,再用锤子砸出图案,使马的形象更有立体感。然后按照设计选用染色方法。常见的皮革染色法有油染法、糊染法、水晶染法、蜡染法等。绘染工艺直接影响整个作品的表现手法。起鼓工艺是皮画一大特点。要想使马的形象更逼真,设计好起鼓的位置很重要。具体做法就是在画的背面用纸将线条画出形状,用工具把图画边缘压下去,把图案凸显出来。最后将制作好的皮雕画作品进行方正、打眼,手工缝制到画板上。这样,一幅散发着古朴味道的马主题皮雕画工艺品就装裱完成了。

  “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我们民族工艺品开发的基石,马文化的注入赋予了皮雕画新的活力。每一幅关于马的皮雕画作品,都融入了制作者的审美与巧思,都是独一无二的。”乔文军说。

内蒙古蒙绣技艺大师刘芸(作者:徐跃)

  蒙绣:千针万线栩栩如生

  在蒙古族服饰、配饰、蒙古包、生活用品上,经常能够看到精美的刺绣,这些具有民族文化气息的手艺就是蒙古族刺绣,大家更喜欢亲切地叫它“蒙绣”。

  蒙绣以彩色丝线、棉线、驼绒线、马尾鬃等为绣线,通过绣、帖、堆、剁等技法在绸、布、羊毛毡、牛皮等载体上进行创作。早在2008年,蒙古族刺绣就入选了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不同于苏、粤、湘、蜀四大名绣,蒙绣色泽柔和,雅而不俗,艳而不凡。能够充分体现粗旷、豪放、沧桑的草原风格。同时,它又是细腻的,从神态到皮肤,立体感强,散发着北国的味道。

  内蒙古刺绣协会副会长、乌海市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副主任刘芸,多年来研习蒙古族传统刺绣技艺,总结出了30余种刺绣针法,这些针法可以独立完成所有图案的要求。

  这些不同的针法有着不同的作用。飞针能让动物的毛发丝丝可见,让瀑布更有动感;飘针能体现风的速度,无形的自然;整针让植物、花卉更加平整;稳针使道路和河流更加流畅。其中,飘针的创造结束了蒙古族刺绣没有表现画面背景的针法的历史。

  多年来,马的形象经常出现在刘芸的刺绣作品当中。《鄂尔多斯婚礼》中的马儿调皮欢脱、骨骼健硕;《龙马精神》中的马儿体态优美、毛发细腻;《百骏图》中的马儿生动逼真、神态各异。刘芸喜欢研究马的习性,更愿意通过作品表达马儿之间的情感,刺绣作品《互助》和《友谊长存》应运而生。

  “蒙古族刺绣的立体感强,近距离观看,可以看到特殊丝线和针法带来的光泽。在表现草原特有的事物,特别是草原骏马这一方面,是最合适的。”刘芸说。

内蒙古烙画制作大师徐荣(作者:徐跃)

  烙画:高温代墨色泽天成

  初为烙花,后成烙画。烙画是民间传统绘画之一,它是用烙笔在器物上熨烫出痕迹来作画的,是铁与火的完美呈现,被人们形象地称之为“火针刺绣”。

  一只烙笔,一缕青烟,烙画与绘画的区别在于,绘画是用毛笔以及颜料制作,而烙画是使用电烙笔,通过对温度、力度、速度的巧妙控制来完成。

  内蒙古工艺美术大师徐荣,擅长在各种载体上绘制人物、动物、风景。马系列是他近期创作的一组作品。

  制作这一组以马为主题的烙画,创作技法大体可以归结为皴、擦、染、白描等几种形式,各种技法叠加,互为依托。

  皴,是中国画的表现技法,主要以“点、线”为基础。点是烙画中最常见的技法,运用电烙笔的笔尖在材质上留下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点,在绘画中起到画龙点睛、丰富画面的作用。

  擦,是针对“面”的绘画技法,这种技法不会独立存在,是为皴服务的,能够让马的形状更加立体、自然,用来绘制马的皮肤。这种技法又叫做“虚笔不见笔”,痕迹让人看不出来。

  染,是用电烙笔的斜面,在材质上烫出痕迹进行着色的过程。它可以让马的身体具有明暗、浓淡的变化,起到丰富画面层次的作用。

  白描,也是创作马的重要技法之一,单用墨色线条勾画形象,而不施彩色。马的整体轮廓和表情就靠这一技法进行细致的勾勒,在马的绘制过程中用到较多。

  徐荣说:“马的神态处理最难,运笔要慢,力度要小,烫出的线条才能细而流畅,更加自然。烙画需要长久的锻炼,一旦画错就很难修补。虽然烙画的色彩单一,却更能凸显马的朴素和自然。”

  原文链接:http://jswm.nmgnews.com.cn/system/2019/01/03/012630360.shtml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