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名人殿堂

“90后”欧阳中石:“正是无奇正是奇”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作者:   2018-11-06

 

  10月29日是著名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90华诞暨从教70周年,从中央统战部、中国文联到遍布各地的欧阳中石先生的学生们,都在向尊敬的欧阳先生致以热烈地祝贺。笔者曾经受欧阳先生之托主编过《欧阳中石谈书法》,和家父同庚的欧阳中石先生一直视我为忘年交,每每到欧阳先生家就是京城最快乐、睿智的去处。10月29日是著名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90华诞暨从教70周年,谨以此文祝欧阳先生健康长寿、学术之树长青!

  “中石随后” 大家行列的年轻人

  欧阳中石先生的书作挺拔、俊秀,面目自成一家。他善于填词作诗,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他是京剧行家。他的本行却是逻辑学。

 

  欧阳先生曾题赠笔者一张照片,是1981年欧阳先生陪同辛亥老人百岁人瑞孙墨佛、张伯驹先生在北京中山公园的中山堂观看《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纪念展》,先生在照片后面题写:“中石随后。”欧阳先生解释说:我是跟着老先生们学习的。

  欧阳先生会得很多,他常戏称自己是“无家可归”者。他在北大本科读的是逻辑学,师从中国逻辑学泰斗金岳霖。他的京剧是嫡传的“奚派”,直接传承自奚派开山祖奚啸伯先生本人,《奚啸伯自传》就是因为有欧阳抄本才得以流传。他擅长诗词,学诗师从一代学人顾随先生,当年顾羡季(字)先生年事已高已经收山不教书了,他是在顾先生家里学的,有人不信,他就模仿顾先生讲课的动作,每到会意处,顾先生就会拍一下大腿喝道“好”!比欧阳年长4岁的叶嘉莹先生就是顾随先生的弟子。他的填词功夫是跟张伯驹先生学的。他自谦道,我学诗的时候,写的诗像词;后来学填词的时候,填的词像诗。“愚钝如此!”至于书画,童年时随武岩法师、侯钦如先生启蒙,成年后先向齐白石先生学画画,上大学后随吴玉如先生学书法。

  欧阳先生一辈子最自豪最恪守的就是“教师”的职业和称号。欧阳先生自作诗云:“普普通通一教师,平平淡淡自无奇。无奇不意非无意,正是无奇正是奇。”

  70年教学生涯 从教娃娃抓起

  五年前,笔者编辑欧阳先生的书法教学文集《欧阳中石谈书法》,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曾在他85周岁寿辰之际出版,作为献给先生最好的生日礼物。

  欧阳先生和笔者谈了他学诗词、学书法的经历,也了解了他当年从北京171中学调入北京师范学院(首都师大前身)的过程。改革开放百废待兴,当年社会上已经掀起学习书法的热潮,欧阳先生满足了时代的要求,于是挑起了创办中国书法学科的这副重担。

  欧阳中石先生作为当代杰出的书法教育家、书法家,广为人知的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担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画部主任、1985年在首都师范大学创办了书法大专班、1993年创建了我国第一个书法专业博士授权点。

 

  欧阳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时,由于没有合适的教材,欧阳先生亲自动手编写《楷书浅尝》、《隶书浅尝》、《行书浅鉴》、《草书初涉》、《篆书浅尝》等系列教材,还主编了《章草字典》、《今草帖选》、《书论会要》、《书法会要》、《历代书迹集粹》、《章草字典》参考书和工具书。这些书笔者经过数年的努力,竟然大多都找齐了,并在先生的指导下编辑出一厚本系统的学习教材《欧阳中石谈书法》,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出版后很快脱销,加印又脱销。这本书多是欧阳先生30多年前写的。而这次庆祝欧阳先生90华诞暨从教70周年活动上,竟然遇到了从1975年小学五年级就开始随先生学习书法的贺寅秋女士,寅秋竟然是笔者北师大的同学。欧阳先生一直教到1980年寅秋考上北师大,这期间寅秋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会去欧阳先生家学习书法,先生不仅批改寅秋的作业,有时还会提前把给寅秋上课的讲义写好。不仅教寅秋写书法,还教授中国传统文化。寅秋的父亲贺法岚先生把这5年中欧阳先生的课徒手稿和批改过的作业都装订成册。欧阳先生的女公子启名和寅秋从手稿中编选出适合青少年学习的内容辑录汇编为《学书初阶》,由语文出版社影印出版。

  欧阳先生从笔墨纸砚介绍、教授起,特别强调要寅秋自己愿意学,充分调动学习者的积极性。寅秋说:“说到写字,离不开姥爷对我的夸奖。上小学时,我一直是个不受老师喜欢的学生……可是我在姥爷(欧阳先生)这里,我几乎每次都能得到夸奖,因此到姥爷家学字使我最快乐的事情。”启名说:“从小秋学写字的过程,我理解了我的父亲对一个小学生以兴趣为切入点的教学模式,他适时的表扬、激励、批评,激发了一个小学生对于学习写字的兴趣、爱好和热爱。他让学生盼望着学习写字的这一天,而这一天他可以让他的学生得到满足,可以给他学生希望,从而使他的学生期盼着下一个‘这一天’。”欧阳先生的教学是成功的,寅秋不仅在书法专业上夺得过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一等奖,而且带动了其他学科的学习,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日语系。

  “调皮”的生命密码

  欧阳先生是一位充满活力的温厚长者。在他身上有着对他的老师辈“调皮”的爱戴,有着对晚辈幽默的慈爱和关怀。

  欧阳先生青少年时曾和齐白石先生长子齐子如常在一起玩儿、画画,白石老人也时常指点一二。当年,齐白石先生都答应收欧阳先生为徒了,还特别赠送欧阳笔墨纸砚,以示可“忝列门墙”。欧阳当时正在报考大学,就说,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回来跟齐先生学画。结果考上了辅仁大学,欧阳就把齐先生给的笔墨纸砚又送了回去。尽管未正式拜入齐门,但“弟子”确实早已当上了。当年欧阳和齐子如一起在齐家画画时,白石先生也常来指导。一次,欧阳在画一棵树的树干,不小心手肘碰到了墙壁就拐了一下。齐先生过来看到了,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欧阳道:这树长了个瘤子。齐先生看他一眼说:真调皮。

  欧阳从小看戏就喜欢上表演,颇具表演天赋。上大学时时常模仿各位教授们的言行举止,逗得同学哈哈大笑。一次,欧阳又在模仿秀,正好模仿到金岳霖先生,面前观摩的同学突然石化,欧阳却混不觉地秀得正酣。原来,金岳霖先生正站在欧阳身后。金先生指着欧阳道:真调皮!欧阳先生和金岳霖先生有很深的感情,欧阳在逻辑函授大学当副校长主编《逻辑》学教材,一生只给人题写过两次书名的金岳霖先生其中一次就是为欧阳题写了书名。金先生去世后,欧阳写了文章怀念金先生《再和先生调皮一回》,金先生曾出过一个对联的上联:“一切切切不可一刀切”,其中看似简单,却蕴含着俗语、成语和微妙的逻辑关系,一直无人能对上。欧阳从形式逻辑的角度与金先生商榷,认为金先生的上联是用“一刀切”反对“一刀切”在逻辑上说不通,当然欧阳心里明白这是金老师为了文采的需要,更是想治治欧阳的调皮。欧阳就这样再以“调皮”的形式来怀念先生。

  说起调皮,欧阳先生禁不住讲起了他向张伯驹先生学习的往事。张伯驹为“民国四公子”之一,曾把自己收藏价值连城的书画作品捐赠给国家,堪称伟大的爱国者。张伯驹也是一代梨园名票,和许多京剧大家巨擘同台演出过,会的戏多且精。欧阳等年轻人有心请教,张伯驹不愿意交。欧阳深知张伯驹的个性,就乘着张伯驹在家时,和几位小伙伴故意把张伯驹拿手的几出戏乱唱一气,开始张伯驹不以为然,但不久张伯驹就忍不住了,过来说,这次不是这么唱的,是这么这么……于是,欧阳们的“调皮”又一次得逞了。

  欧阳先生的调皮,有时也是他自谦。八大山人把自己的署名写得像“哭之笑之”,以抒发自己前朝贵胄的郁勃之情。欧阳先生自谦自己的画画不专业,所以把“中石”二字倒过来用草书写就像“不中”,河南方言:“不中”就是“不行”的意思。

  书法是“学”出来的

  书法是靠苦练出来的,这似乎成了人们“练”书法的不二法门。欧阳先生对此另有一番心得,他主张书法是“学”出来的。欧阳先生的学生,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谈起了自己的体会说:“1984年的一个冬日,我还在西安读书,利用寒假回京期间到先生家求教。先生看完我临的张猛龙碑后问:‘你为什么要临习这个碑?它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你了解魏碑的历史与文化生成背景吗?’未及我回答,先生又说:‘ 写字不仅是简单的形似,而是贵在把它当作学问来研究,从中找到与你心灵相通之处,这一点很关键,回去悟吧!’事实上,先生这一席话的奥义,我是在十多年后才渐渐领悟的。”欧阳先生主张“文心书面”,提出书学的文化时代观“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采,切时如需。”

 

  欧阳先生在创作

  欧阳先生的“学”包括两层意思,与学习的对象和内容,要求学习者深入掌握“好”和“对”的标准,与学习者自身则要求激发自己的兴趣,自觉地学。看准了再写,就是要求初学者掌握范字的标准,而不是按照自以为是的错误印象临写,为了强调重“学”而不去盲目练习,欧阳先生甚至说一次练字不要超过5遍,就得回去再对照范字“学”,否则只会重复自己的错误。

  原文链接:http://art.people.com.cn/n1/2018/1105/c226026-30382821.html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