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名人殿堂

诗人、童心 不一样的齐白石

来源:光明网   作者:萨本介   2017-05-17

  原标题:不一样的齐白石(一)

  

  牵牛草虫(国画) 102×34厘米 齐白石

  诗人齐白石

  齐白石一生以很大的精力做了不少诗,他的诗朴直、生动,极有生命感,可以这么说,没有一个诗人的齐白石,就不会有一个画家齐白石。但遗憾的是齐白石的诗名被画名所掩,以至很多人并不知道齐白石的诗:

  网干酒罢,

  洗脚上床,

  休管他门外有斜阳!

  这样的诗得把那些无病呻吟的诗人吓死,得把那些自视清高的诗人气死。齐白石自己说:“我的诗,写我心里头想说的话,本不求工,更无意学唐学宋。骂我的人固然很多,夸我的人却也不少。从来毁誉是非,并时难下定论。等到百年以后,评好评坏,也许有个公道。”

  小心收拾

  作画不可太停匀,太停匀就见不出疾徐顿挫的趣味。该仔细处当特别仔细,该放胆的也应当特别放胆。

  粗中带细,细里有写。

  应该细心观察它(指玫瑰)生长的全部过程……玫瑰的刺多是向下长的,所以常常牵挂人的衣服。

  从齐白石上面的三段话里,我们应该能体会出齐白石大胆的基础了。“大胆落墨”,是在对客观事物很有把握的前提下,宏观的一种认识;“小心收拾”则是在宏观的前提下,微观的一种调整,二者缺一不可。没有平常对微观的精细观察根本谈不上大胆,没有那种特别肯定的大胆,再想收拾也收拾不起了。

  学我者生

  大家都知道齐白石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但很多人还是跟在齐白石后面,一味地“求似”。其实这里的关键是一个“我”字。“学我”就是学我的画里有“我”这么一种方法,是学齐白石的画个性极强,生命力极强,生命感极强,只要学了这一手就不会“死”。如果跟在别人屁股后头亦步亦趋,哪怕是跟齐白石,不光自己的那一点生气无法突出,反而徒增很多和“我”相抵触的东西。在关系“生”“死”的问题上否了自己,还有什么活头可言?舞台上的丑角说话都那么可爱,原因就在于说的都是实话。李苦禅的其他方面不谈,单就老师的这一句话,是贯彻始终的。李的作品用四个字可以概括为“静”“淡”“朴”“厚”。这四个字齐白石的作品里都有,但面目不一样。齐白石曾经这么说李苦禅的画:“英也(苦禅名李英)夺我心。”请注意,齐白石没有说李苦禅夺他的画,夺他的技法,夺他的“饭碗”,而是说李苦禅夺了他骨子里的玩意儿。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