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凯风精粹

自娱自乐的“三退”与实实在在的耳光

来源:凯风网   作者:朱春   2017-07-14

  说起“三退”,李洪志们已经玩了有些年头了。

  2005年2月,李洪志授意李大勇(已病亡——笔者注)发起的“全球服务中心”,开始自编自导自演所谓的“三退”闹剧。此后,“三退”的数字游戏,玩得如火如荼,天天增,月月涨,终于一不小心玩儿出了火,玩儿过了界——

  所谓的“三退”其实靠的是弄虚作假

  最初,“三退”虽然也是信口开河,但是,所谓的“三退”所指的就是“党、团、队”,是确凿无疑的。只不过,因为作假成风,“三退”的数字越来越呈现出“天然假”的特点,“三退”的破筐已经再也装不下如此庞大的数字,“党、团、队”的招牌再也遮不住李洪志们的丑态之后,李主佛只好亲自出马,为“三退”遮羞,仓皇间把“三退”变成了“四退”。结果,仓皇间抓住的“四退”稻草,成了李主佛最短命的“法理”之一:法轮功上下(包括李洪志自己),绝口不敢再提什么“四退”。因为一旦把“退休的”也拉过来为“三退”遮羞,那就会让李洪志们更无法自圆其说。

  那么,这个大法弟子们吵闹了很久的“N退”,是如何变得令李洪志们疲于奔命的呢?在此仅举两例:山东青岛法轮功弟子胡明,2005年以后累计向大纪元编造了9000余人的退党声明,其中一部分是已经死去的亲友,包括早已过世的祖父。(《我发送了9000个“退党”名单》)江苏省靖江市64岁的法轮功练习者陈秀芳坦陈,他自己搜集编造2000多人退党名单,发往了大纪元,其中只有极少数是党员,甚至其中一人是他已死去三年的亲家公。(《三退闹剧又出新笑话》)

  甚至,有一些“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把梦中梦见的人都列入了退党名单,以至于以造假为第一要务的法轮功境外媒体都沉不住气,以编辑部的名义发出《退党署名必须严肃郑重》一文,侧面揭露了“三退”数字的弄虚作假。

  面对“三退”,李洪志们其实是骑虎难下

  一般人都知道,再好的药也不能总吃。用药的时间长了,不但会产生耐药性,而且也会损害自己的身体。“三退”就是李洪志们的镇痛剂加兴奋剂。好不容易骗来的信众,一遭取缔跑散了;众星捧月的“主佛”,一遭取缔成逃犯了。因此,咬牙切齿、顿足捶胸之余又万分纠结:“报仇雪恨”,真刀实枪地前去报复吧,螳臂当车、蚍蜉撼树,毫无胜算;就此隐姓埋名,寄人篱下聊此余生吧,这又完全不符合睚眦必报的李主佛的性格……因此,做点“挖墙脚”或“添堵”、捣乱的小伎俩还是可以考虑的。因此,“三退”就出笼了。

  但是,对于“三退”闹剧,李洪志们早就是“骑虎难下”了:“三退”数字如果一直“增长”下去, 水分只会越来越大,毫无可信度;如果搞不下去了,也是很危及“主佛”威仪和威信的。“三退”对于李洪志们来讲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捧着烫手,扔掉不敢也不敢。真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啊!

  这个耳光无疑打得实实在在

  据新华社6月30日消息,中央组织部最新党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8944.7万名,比上年净增68.8万名,增幅为0.8%。党的基层组织451.8万个,比上年增加10.5万个,增幅为2.4%。以上数据除了表明,“中央关于新形势下党员队伍建设和基层党组织建设的部署要求得到贯彻落实,党的生机与活力进一步增强”之外,我们还能读出什么呢?

  一个响亮的耳光。根据中央组织部最新党内权威统计数据,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数量在逐年递增。而众所周知,党员的数量是可以一一对应到真名实姓的人的,李洪志们的“三退”名单中,却连阿毛阿狗都可以充数,简单对比下,孰真孰假,谁可信,谁撒谎就不言自明了。

  一个完全无解的世界难题。李洪志们编造的接近2.8亿的数字是中国现有全体党员总数的3倍多,这样的乌龙应该是滑天下之大稽的。它实际上是向外界表明:“三退”就是自娱自乐的瞎扯淡!

  所以,我们闲来无事大可以品鉴李洪志们如何从自娱自乐到自寻烦恼,继续欣赏这出“三退”闹剧,如何随着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灭亡而销声匿迹、无疾而终。

【责任编辑:心雨】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