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海外之声

从“乐天”事件看韩国邪教的“三生三世”

来源:凯风网   作者:康春燕   2017-03-27

  韩国乐天集团2月27日与韩国国防部正式签下协议,决定把其旗下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地皮转让给韩国国防部用于部署“萨德”(THAAD,全称“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事件一出,顿时引起了四海八荒爱好和平的众上仙强烈不满。被“萨德”压得吱吱作响的中韩关系再次驶上风口浪尖。许多中国民众对此非常愤慨,自发抵制“乐天”在华商店及相关产品。与此同时,京东等网上商城下架“乐天”产品,在华的“乐天”企业已有55家关停……“乐天”顿时像窜入中国的韩国邪教组织一样,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韩国邪教组织的今生今世

  去年冬天,就在韩国总统朴槿惠闺密“干政门”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之时,朴槿惠又跌入“邪教门”。韩国媒体称,总统朴槿惠一直被“永生教”创始人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控制。“朴槿惠被邪教控制”传闻爆出后,有些人甚至将2014年的“岁月号”沉船事件和邪教阴谋联系在了一起。并称“岁月号”船东俞炳彦是韩国邪教“救援派”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且先不说这些传闻的真实与否,由此倒可见韩国邪教组织对韩国朝政的重大影响。

 

  按说,韩国总统与宗教团体牵扯上关系,在韩国并不是什么稀奇事。韩国是个宗教极其发达的国家,信教人口超过半数,除去主流的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之外,还有其他林林总总的宗教,注册宗教团体超过300个。而且宗教对政治影响非常大,前总统金泳三是基督教徒,金大中和卢武铉是天主教徒。而李明博更是一个叫盼望教会的基督教会长老。而且,韩国宗教的一个特点是,西方宗教引进后,会与本土的萨满教等传统宗教相融合,诞生一些特色的教派和仪式。在这样宗教林立、又大多处于宗教“变异”的情况下,邪教混迹于其中,获得很大的生存空间。

 

  目前在韩国公认的影响较大的邪教有3个,即统一教、安商洪证人会(又称安证会、神的教会、世界福音宣教协会)、锡安基督教神学院。其中文鲜明于1954年创建的统一教名头最大,该教会在1971年迁往美国发展,还在日本盛行一时,甚至有日本信徒在9年内向统一教捐献8亿美元。上世纪90年代,统一教的发展达到巅峰,并先后组织了多次万人结婚典礼。随着各国将统一教指定为邪教或异端,该教的发展也开始由盛转衰。除此之外,在韩国活动的邪教还有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万国会馆)、安息教(第七日安息日耶稣再临教会)、救援派(基督教福音浸礼会、大韩耶稣教浸礼会)、棚屋房传道运动(创始人柳光洙)等等。

  根据韩国教会人士自己的解释,韩国邪教产生的原因主要包括:政治上的不稳定、社会混乱、经济破产导致的价值观没落、思想分裂、现有宗教影响力下降、教主的狂热英雄主义、民众的无知等。

 

  韩国邪教组织的前生前世

  政治环境:韩国之所以异端邪教盛行,与其近现代独特的历史大环境和社会环境不无关系。韩国近代史上饱受日本殖民统治,随后又经历了朝鲜战争,接着就是长时间的军事独裁,直到现在韩国政治架构仍在不停演变,快速发展的时代变化让很多韩国人空虚迷茫,甚至价值观扭曲,这为各种邪教和异端滋生壮大提供了土壤。

 

  教会本身:韩国教会本身也需为邪教异端的发展负有责任。有个别邪教组织是在现有正规教会基础上产生的,当该地区教会本身陷入萎缩状态时,各种异端传教士就会努力掌握该教会,并引领大批该教会的信徒进入邪教。韩国基督教团体过多过滥且管理松散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部分教会的物质主义至上和祈福信仰盛行,教会内部分裂和无资格证牧师大量存在,牧师宣教能力下降和牧师的世俗化,信徒的追求安逸主义等,都为邪教和异端的传播提供了某种客观上的帮助。

 

  其他:然而,韩国人加入邪教和异端的原因也多种多样,韩国基督教团体针对脱离邪教和异端的韩国人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这些人当初信奉邪教的原因中,位居首位的就是“对宗教经典不了解”(36.4%),以下依次为“对邪教和异端的无知”(27.4%)、“没有信仰”(10.1%)、“对末日的恐惧”(7.9%)、“祈福信仰”(6%)等。

 

  由于韩国历史上军事独裁政权所营造的社会环境和热情奔放的“半岛”性格,使得宗教人士对传教的狂热超乎想象,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韩国对外派遣传教士,至今已经超过3万名,甚至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对外传教国家。2006至2007年,韩国小教派派遣大批“义工”、“志愿者”源源不断涌入塔利班活动猖獗的阿富汗穆斯林地区,于此同时阿富汗、利比亚、伊拉克、也门、约旦等也出现不少韩国教会传教人士。由于上述地区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存在,因此常常出现韩国传教士与当地人发生摩擦的事件。值得关注的是,近些年来韩国传教士将传教的目光瞄向中国,各种非法传教活动屡禁不绝。发源于韩国的“新天地”邪教,目前在全球的发展已遍及包括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在内的7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发展成规模的地区分会已达到251个,这当中,中国大陆的安德烈支派和雅各支派下属省市区县的“新天地”分会总数已超过100个,占到了40%,所控制的人员数量已超过5万,包括:各级骨干、所谓圣徒、洗脑班受害群众……等等。

 

  韩国邪教组织对四海八荒的危害

  无论是神州一界,还是四海八荒,邪教的伎俩可谓是“万变不离其宗”,无非是裹挟民众骗钱骗色,待其发展壮大后威胁政权,意欲取代。比如韩国人金保创办的圣神中央协会,就经常对女教徒进行“体检”,或者说是对“宗教奉献的测试”。裹挟民众则往往依靠“末世论”,威胁下地狱,或者鼓吹“气功治病”等手段,比如韩国的天尊会。天尊会教主莫行龙自称能“包治百病”,“拯救人类”,这种套路吃瓜群众肯定一看就懂。后果也很严重,许多家庭破裂,有的因为不去医院治疗而死亡。2000年,莫行龙被汉城地方法院判处10年徒刑。

 

  我们再来说说韩国“摄理教”。摄理教是韩国的郑明锡于1980年创立的邪教组织。他自称是“重新降临人间的真正的基督耶稣”,利用摄理教大规模招纳信众,尤其是女信徒。摄理教在台湾以“中华基督教新时代青年会”的名义开展活动,以组织参加世界各地模特大赛为名,募集了大批女大学生加入该会。台湾警方称,郑明锡在台湾就玩弄了上百名女性。非法进入中国香港后,恶习不改,2003年7月,郑明析因涉嫌非法滞留被香港移民局逮捕。据韩国SBS电视台披露,郑明锡涉嫌侵害500多名女教友,被捕后有韩国女性指出韩国被性侵害与性骚扰的受害人至少有3000人。

  同样发源于韩国的“新天地”邪教组织目前已遍布全球75个国家。2002年开始,新天地进入中国大陆,现已有100个分会及5万名成员,在中国大陆被“新天地”邪教变相敲诈并挟持毒害的“洗脑班”学员和大量受诱骗、受蛊惑、受坑害的群众及其家属则已经突破10万。新天地教会对被其视为异己的各类人士采取述恐怖主义的方式进行杀害、秘密的私刑处决,事后又往往制造出“死者死于意外事故而非他杀”的假象以此掩盖罪行。

  邪教“万民中央教会”的教主是韩国的李载禄,他宣称是圣灵神,是神的儿子。只要他按手祷告,污水也会变成发生奇迹的活泉,若喝这奇迹的活泉,各种疾病都得医治。“万民中央教会”注重向韩国以外的地区发展,并且已经进入了中国,在北京和内蒙古的一些地区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在中国以帮助教牧同工和建堂为手段,如为一些神学生和传道人提供电脑、提供生活帮助,资助传道人的子女上学,以建堂的名义帮助聚会点盖房子等,大肆传播其歪理邪说。

 

【责任编辑:天亮】

网友评论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