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反邪动态

如何在反邪教斗争中发挥宗教界作用的思考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王俊兰   2017-11-30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又是一个人文主义发达、宗教处于辅助地位的国家。中国现有五大合法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中国有多少信徒?上世纪50年代周恩来总理曾谈到过一个数字,说有一亿人信教。现在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人口增加了一倍多,有人估计现在中国的宗教信徒约有三亿。很多中国人虽没有宗教徒的身份却有宗教的观念、鬼神的观念,而且这些观念都是混合的,有佛教的、道教的,也有一点其他宗教的,特别是汉族民众往往是“宗教的混血儿”,信仰杂而多端。中国少数民族中信教人数的比重较大,宗教在民族地区的影响也大。

   改革开放后,随着宗教政策的落实,宗教从地下走到地上;宗教的国际性传播和道德缺失带来的信仰需求,使信教者人数增加。人们认识到,在社会主义社会,宗教仍将长期存在,其自然根源、社会根源、认识根源、心理根源,都不容易消除。由于我国大多数人不信教,便有一个主流群体如何正确对待宗教、掌握宗教基本知识的问题。

 

  上世纪末在中国出现的最大邪教组织“法轮功”被正式取缔后,仍然贼心不死,继续在国内外兴风作浪,妄图死灰复燃。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发生了一起“全能神”邪教成员故意杀人案件,6名邪教成员在麦当劳向周围就餐人员索要电话号码,在遭到拒绝后,竟当众施暴,残忍地将被害人殴打致死,情节极其恶劣、手段令人发指!“全能神”是上世纪90年代在我国出现的一个邪教组织。“5·28”故意杀人案件,充分暴露了邪教组织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恶本质,同时也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邪教是社会的毒瘤,是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极大威胁,也是对发展、稳定大局的极大危害。邪教作为一种世界性的社会顽疾,具有多发性、长期性、反复性、隐蔽性等特点。充分说明,反邪教斗争是全国各界各族人民在政治思想文化战线的一项长期斗争。

     一、宗教界要反对邪教,彻底与邪教划清界限

   宗教是什么?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意识形态,又是一种拥有大量信教群众、文化经典、教会组织、活动场所等,并且不断开展集体活动的社会实体。

   邪教与宗教无关,邪教不是宗教。在当今世界,邪教已经超出了宗教领域的教派问题,孽生为对社会稳定构成严重威胁的从事违法犯罪的地下邪恶势力。清代雍正皇帝曾说过:“所谓邪教者,非指世俗寻常僧道之流而言”,“大抵妄立名号,诳诱愚民,或巧作幻术,夜聚晓散。此等之人,党类繁多,踪迹诡秘。宗教界反对邪教,首先要从认识上与邪教划清界限,认清宗教与邪教的本质区别。只有正本清源,泾渭分明,才能够站稳立场,孤立邪教。正信宗教与各种名目的邪教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呢?

   (一)要树立宗教无小事,与邪教形成相对立的一面

    宗教无小事,正确对待和处理宗教问题,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宗教将长期存在,宗教问题仍然是我国社会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因此,对我国的宗教状况和相关的知识有一个全面正确的认识和了解,是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的前提和基础也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并自觉地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

   (二) 宗教依法公开活动,邪教则秘密结社,非法传教。

   我国宗教有合法登记的宗教团体组织和宗教活动场所,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在政府登记和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如寺院、宫观、清真寺、教堂)内举行,由经宗教团体认定、政府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备案的宗教教职人员主持,严格按照教义教规进行。邪教采用地下秘密活动方式传教、串联,聚会活动多在比较隐蔽的地点进行。活动诡秘,如同一个秘密王国,与黑社会组织相似。近几年来,被破获的邪教组织的“教主”和骨干全部使用假名、化名,用内部规定的暗语进行联系,平时在设有暗道的房间或地下室内活动。人们一旦误入邪教组织,就将受到精神和人身自由的控制,很难摆脱出来。

  (三)宗教对于中国来说是博大精深的具有存在的经典意义

  宗教有自己的沿袭历史传承的经典教义,如佛教的《大藏经》、道教的《道德经》、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天主教、基督教的《圣经》等。邪教所谓的教义都是盗用宗教用语编造出来的歪理邪说,如FLG的《转法轮》、门徒会的《闪光的灵程》、全能神的《东方发出的闪电》等等。

  二、宗教界要在反邪教斗争中冲锋陷阵,担当起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上强调:“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关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发表重要讲话,着眼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科学分析了我国宗教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对做好宗教领域重点工作作出重要部署,标志着我们党对宗教问题和宗教工作的认识达到新高度,是指导我们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纲领性文献,更是指导我们正确开展反邪教斗争的思想武器。反邪教斗争既是一场反击战,也是一场保卫战。反击邪教对宗教的挑衅,对宗教的亵渎;保卫宗教的纯洁性,保卫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和信教群众中的良好形象。

  第一、 要在反邪教斗争的宣传阵地上抢占有利地形,通过正面宣传引导群众,把更多的信教群众争取到正确的方面来,压缩邪教的生存空间。

   邪教不是冒充宗教吗?他们打着宗教的牌子,抄袭宗教的术语,用来蒙蔽欺骗群众,我们就要作为第一证人来揭穿它,让它们原形毕露。佛教同法轮功的斗争就有这个经历。大家知道,“法轮功”邪教冒充的是佛教。“法轮”本来是佛教的法器,是佛教的专用词汇,最早来自印度,佛教借用“轮”来比喻佛法具有摧邪显正的作用。佛教经典将佛陀说法称为“转法轮”,将佛教的发展喻为“法轮常转”。从此,“法轮”逐渐成了佛法的代名词,法轮图案成为佛教的标志之一,所以佛教最先警觉,当“FLG”现身时,一马当先,拍案而起。1996年,浙江省台州佛协举办的《台州佛教》月刊率先发表《“法轮功”是披着佛家外衣的邪教魔功》等一系列批判文章,这是佛教界吹响批判“法轮功”的第一声号角。且看中国佛协当时发表的一封公开信,其中就有一段精彩的论道:“何方宵小,竟敢盗我佛教“法论”,以为其名号。窃我佛祖诞辰以作其“生日”,篡我佛教术语名相以充其邪说。正信佛教与“法轮功”邪教有天壤之别。古人云: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邪教以神道祸人则天下乱矣。一语千钧,泾渭分明。一为慈悲喜舍,关怀众生。一为戕害生命,危害社会。佛教教人增长智慧,邪教诱人断人慧命。佛教教人慈悲不杀,邪教诱人纵火焚身。佛教教人知恩报恩,邪教诱人六亲不认。佛教教人以社稷为重,邪教教人“挟洋以自重”。华报今世,果报未来,不知道邪教教主李洪志犯下如此滔天罪行,他自己将如何“消业”?!”

   第二、我们始终要以构建和谐社会、实现中国梦在宗教界力发挥伟大的作用

  (一)担当起理顺情绪、和睦关系、维护稳定的责任。“和”的理念是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也是中国宗教文化的特征和正能量。一般来说,宗教具有行为导向与整合、文化阐释与传播、心理调适与抚慰等功能,在构建以人为本、以和为贵的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宗教具有特殊的优势。宗教道德与世俗道德相比,既有共性的一面,又有其特殊的一面。世俗道德的监督、评判以及惩罚主要是社会舆论;而宗教道德的监督与评判以及奖惩主要是神灵,因此,宗教道德比世俗道德具有更强的自我约束力。

  (二)担当起乐施好善、扶贫济困、服务社会的责任。与邪教危害人民、破坏社会不同的是,宗教界要把履行这一责任作为融入社会的重要途径,更是宗教这一特殊社会组织生命力之所在。

  (三)担当起友好交流、守护文化的责任。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文化的消亡意味着民族的消亡。儒、释、道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加强宗教内部信仰建设,树立正信正见,自觉抵制邪教的侵害。

  俗话说“打铁先要本身硬”,为了增强宗教界自身实力,抵制邪教,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切实做到各级领导班子过得硬,教风道风过得硬,宗教学识过得硬,队伍建设过得硬。当前处于社会转型时期,各方面改革正在积极进行,由于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悬殊、分配不公、腐败现象等等带来的各种社会矛盾,在宗教界内部也严重不同地影响了队伍建设。一部分意志薄弱的宗教教职人员开始产生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甚至争名夺利、腐化变质。所以,提倡菩萨行,实现大解脱、大自在,建设人间净土,必须从自身做起。近两年,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整顿道风和讲经活动十分活跃,这也是宗教强身健体的一项颇有成效的举措。

  三、反邪教与反渗透相结合

  邪教是全世界的毒瘤,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存在。影响比较大的如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法国的太阳圣殿教、美国的人民圣殿教、美国的大卫教等等。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从境外传入后在境内滋生繁衍的邪教就有如“呼喊派”“东方闪电”“主神教”等,还有如“观音法门”“灵仙真佛宗”等邪教也是从我国台湾和美国、韩国陆续传入的,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西化、分化中国的政治目的,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对我国宣布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尽力扶植,并让他们在国外的残余势力与“民运”“疆独”“藏独”“台独”等分裂势力结成新的“神圣同盟”,成天在那里兴风作浪。可见,反邪教与反渗透是密不可分的。

  抵御境外宗教渗透,一是要高举我国宗教独立自主自办的旗帜,以民族的自尊和文化的自信来“制”它;二是要坚持运用法律的武器,用法制的手段来“管”它。三是要用全面加强宗教工作来“克”它。有学者建议,我们应该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指引下,加强和谐文化建设,致力于“多元通和”的宗教文化生态的恢复和发展,形成多种宗教之间的制约与平衡,避免结构失衡,一教坐大。“多元通和”就是要以老子、孔子为代表的道教与儒家思想及其互补为传统文化的主脉,还有已经中国化了的佛教,有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辐射力,很好地加以重释、继承和发扬,使它在宗教文化生态中发挥骨干作用。根据台湾地区的经验,中国传统民间信仰的良好发育,也是制约外来宗教的强大精神力量,是形成“多元通和”宗教文化生态的根基和土壤。只有本土宗教文化扎紧了固有精神家园的篱笆,各种别有用心的宗教渗透,包括五花八门的邪教就无孔可入了。

   多年来,我们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注意保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注重加强党同宗教界的联系。宗教界长期坚持爱国爱教的宗旨,使首都宗教界在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多年的实践表明,我们党的宗教政策是正确的,党同宗教界人士以及广大信教群众在内的爱国统一战线。

【责任编辑:彩虹】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