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草原文艺

探秘 | 这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   作者:   2017-08-11

  内蒙古被误解了

  原因在于东西横亘太长

  原因在于有名的太有名,无名的太无名

  人人只记得呼伦贝尔、鄂尔多斯、阿拉善

  哪怕具体到锡林郭勒

  想起的也只有锡林浩特和二连浩特

  盟下太仆寺旗早已被遗忘

 

  中国历史太长了

  长到官职的变迁都被遗忘

  人们都忘了

  太仆曾在秦汉时位列公卿

  太仆寺曾在清朝时只对皇帝负责

 

  据《汉书》记载:“太仆,秦官,掌舆马,有两丞。”

  “掌舆马”的意思是掌管乘舆(皇帝用的车辇)并主管马政。“两丞”就是左丞、右丞、是太仆的两个属官。清朝顺治元年,太仆寺设立;雍正三年,独立设衙,总掌全国马政;光绪三十二年,太仆寺裁撤。

 

  可是太仆寺旗从何而来?

  在中国古代史上,太仆寺旗所在的地理位置一直是北方民族或部落居住的地域,秦汉以后,匈奴、乌桓、鲜卑、契丹、辽、女真、蒙古都在以今天太仆寺旗为中心的地域上有过影响,直到金代建立昌州府(位置在今天的九连城,尚有残存遗迹),太仆寺旗的地位才第一次在历史上凸显出来。

  康熙十四年(公元1675年),蒙古察哈尔部被清兵击败,被改编为察哈尔八旗。后来,清廷从察哈入旗抽调牧丁组建了四个牧场,太仆寺旗的雏形——太仆寺左翼牧场在历史上出现了。

  《清史稿·马政》上说,在养马历史最兴盛的乾隆年间,左翼牧场曾经有近百群马,骒马、儿马、骟马23000余匹……这里,是太仆寺卿最直接的管理区域。

 

  从远古的匈奴、乌桓、鲜卑、契丹,直到蒙古,都在这里秣兵历马,休养生息,在这土地上,成吉思汗、忽必烈、马可·波罗、耶律楚材、丘处机、康熙,留下沧桑的古迹与动人的传说。至1956年,宝昌县与太仆寺左旗合并,设太仆寺旗。

  太仆寺旗是距北京最近的天然草原。

  古人曾誉:

  “紫菊花开香满衣,地椒生处乳羊肥。”

  御马苑,现有汗血马、蒙古马、阿拉伯马等马种三百余匹;

  贡宝拉格草原,“昔日皇家御马场,今日北京后花园”;

 

  玛拉盖庙,赐名“咸安寺”,原太仆寺左翼牧群最辉煌的寺庙;

  “地老天荒雪亦苍,车声轧轧转羊肠。

  短衣蓬鬓沙陀路,一岁三番过界墙。”

  今天的太仆寺旗,距张家口市149公里、距北京350公里、距锡林浩特市260公里。即便如此,这里仍不为所知。应该感到庆幸,还是悲哀?庆幸?没有商业开发,保留原始纯朴;悲哀?遗忘的角落,谁还记得曾经的辉煌。

  在交通日益快捷的当下,荣威抵达太仆寺旗,仍会说上一句:“来到茫茫草原。”

  无形间,拉远了与城市的距离;奶茶的馨香、绿草的柔情、鲜花的芬芳、百灵的细语;洁白的毡房,点缀着绿色的原野,彩多姿的草原风光和着古朴淳厚的察哈尔风情,也不过是人们短暂逃离烦燥的休憩之地;人们也许见识过太仆寺的极致风光,却并不了解太仆寺万马奔腾的豪迈,依然将它当作遥远草原的一个角落。

  今天的太仆寺旗

  依然风光秀丽

  拥有纯正的手把肉

  拥有绿色的贡宝西芹

  拥有优质的天然牧场

  拥有完善的中国草原皇家御马文化节

  拥有动情的敖包祭

【责任编辑:天边】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