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追踪

写在清醒之后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高健   2021-03-31

我叫高健,家在内蒙古。一个中专毕业后曾经在一线城市拼搏过的人,我的另外一个角色,一个曾经的法轮功痴迷者,这段经历对我而言,是非常深刻的.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想从我自己的经历出发,进行一次剖析,借鉴和警示给有缘的人们。

当意识到自己被欺骗,沦为李洪志精神控制下的工具时,我已经沉迷其中八年了。清醒过来以后回顾过去这些年的所谓“修炼”历程真的是可笑又可悲。最初自己明知法轮功是邪教却心怀侥幸,依然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书中的内容的确让我对一些长期困扰自己的问题感到释然,然而在接受它的整套理论灌输下却不知不觉的陷入其中,沦为了法轮功的精神奴隶。

法轮功的书中讲:只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从做好人开始一步步的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舍去人间的名利情的执着,就能得到平常人求也求不到的东西,李洪志声称道家以修真为主,佛家以修善为主,儒家重在忍,而法轮功就集中这三家修炼之精华于一身,“真善忍”同修,因此法轮功是宇宙中最大的最根本的“法”,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但对儒释道文化不甚了解的人来说却极具欺骗性,比如他解释说道家重点修了真,所谓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最终达到返本归真成为极高的大道。其实“真人”这个词在《黄帝内经》中的《上古天真论》文中有正本清源的描述。真人、至人、圣人、贤人的境界和能力与法轮功描述的差之千里,或者说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却被李洪志篡改和剽窃了文字以及内涵。由于当时自己的传统文化熏陶不足,缺乏一种分辨的能力,造成了对李洪志诸多歪理邪说没有思辨和抵抗力,用这些错误的认知做起点,随着他的邪说越走越偏。后来随着所谓“学法”深入《转法轮》中的其他内容对我也产生了影响,李洪志用“真善忍”做幌子,精心打造了一幅伪善的面具,背后却是隐藏着一个利益的链条,加上人有趋利避害的秉性,这些“修炼”的利益就成为了诱饵,等待着那些对它们感兴趣的人上钩,这是法轮功引人上邪路,完成被其精神控制的第一步。

按照李洪志的说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还算不上“修炼”,真正的“修炼”是按照这个标准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标准,上层次最终达到功成圆满,拥有自己的世界、成佛、成道,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得到很多很多“副产品”,比如强身健体、无病状态这是最基本的,更高级的是可以“开天目”、达到“佛眼通”、“法眼通”,还会炼出很多特异功能,遥视、宿命通、天耳通,对于爱美的人还能给延缓衰老,青春永驻,整个身体被高能量物质代替成为晶白体,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德”,他把德说成是一种白色的高能量物质,即使肉身消亡了,德也还与“元神”在一起,同时与“元神”在一起的还有一种黑色的比较低级但也是一种能量构成的物质称为“业力”,这两种物质物质在人生生世世的轮回中都一直跟随着“元神”,而且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种转化不单是自身的转化还可以与别人的“德”与“业力”进行转化。

除了自己天生就带有的“德”和“业力”之外还会在做善事、承受了痛苦、吃了亏、施舍财物等等一些事件中得到“德”这种高能量物质,有了“德”就能练出“功”,有了“功”就能拥有上述的那些“副产品”,还能用功填充到自己的世界中去转化成“万事万物”,所以佛就可以想要什么有什么,而业力这种低级的黑色物质是人做了坏事,伤害了别人,杀害了生命的过程中得到的,而且还不能轻易去管别人的“闲事”,也就是说其他人之间的矛盾,或者是灾祸落在谁身上的时候都是在转化“业力”,所谓转化的过程就是消业,消业的时候,不知道其中因缘关系干涉,就很可能做错了,而这些事情都是“神”在管,一旦帮错了,“业力”转化不了,那这个罪过就得“管闲事”的人来承担,就无端给自己增加了“业力”,“业力”多了自己就得多承受痛苦,包括疾病、灾祸、各种的不顺利等等。在这样的一套理论歪理灌输下,我开始越来越怕失“德”,怕造“业”,对天灾人祸有了不同与平常人的想法,不知不觉中我的整个世界观和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我却觉得自己是比平常人高了。

现在反观那时的我“三观”已经严重的扭曲了,正是这种变异的观念,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傲慢,越来越消极。李洪志除了编造出业力转化这套邪说之外,还编造了“一举四得”的理论,“一举四得”理论与“德”和“业力”的相互转化相辅相成。他把人生病、灾祸、各种不顺利以及人与人之间产生的矛盾时候都说成是在“消业”,或是“业力”正在转化成“德”的过程,这些都是“修炼”人提高心性的机会,李洪志说“修炼”就是不断去人“执着心”的过程,遇到这些事了就是自己有“执著心”了,就要“向内找”,找自己是不是对“名利情”的“执着心”舍不掉了,是不是有什么“争斗心”了、“嫉妒心”了。自己找到了去掉了,承受过去了,习性就提高上来了。“业力”消掉了或者转化成“德”了,“德”又转化成“功”,“功”高了层次就境界提高上来了,离功成圆满又进一步。在这样一种思维逻辑的帮衬下,我的心里建立起了化解矛盾的平衡方式,表面上自己的苦恼少了很多,心情也不那么容易起波澜。(这也正是初练法轮功的人之所以感到身心轻松、一些疾病得到了缓解,甚至无药自愈的一些原因),在李洪志许诺的那些利益中,唯一能让习练者有切身感受的也只有这一点,实际上这并不是李洪志有多么高能,这恰恰是每个人天生就具备的自愈能力在起作用,这个问题后面再加以论述。

李洪志的言论编造的这些歪理,使习练者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天国世界功成圆满,成佛成道的美好向往和幻想中去,声称人间的一切都不值得留恋,因为人类都是有了“执著心”从极美好的天国世界中掉到地球这个“垃圾场”中来的,要想回去就得去“执著”、“提高心性”、不断的净化自己。这个净化的标准就是“真善忍”。他还吹捧说能看到学到这部“法轮大法”的人都曾是天上的王、主,只有自己修好了,自己世界的众生也就得到救回到当初那个美好世界中去,否则就会随着一起走向毁灭了,这让我有了极大的荣耀感和使命感,形成了一种自我陶醉、自我麻醉的状态,有不顺心或者心里过不去的时候,就用这些逻辑来寻求内心的解脱。

李洪志将这一切都归功于他一人,说是他给每个真正来学他这部法的人净化身体,让习练者达到无病状态,再给每个习练者身上下上法轮和成千上万的气机和五套功法运行的机制,这些气机和机制都是自动运行的,可以随时随地的将习练者的“德”转化成“功”,五套功法是加持,那些修炼出的特异功能和他所谓的那些气机的,法轮是极有“灵性”的完全自动运行的,可以给学员调病还能把“功”演化成人体所需的一切物质,我刚从邪教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他吹嘘自己的这些高超能力都是假的,只知道他前后的所谓“讲法”中有很多矛盾之处,难以自圆其说,直到我学习了一段时间文化知识和中医的基础理论以及国学常识,尤其是阅读学习了《黄帝内经》后才明白。

习练法轮功后,疾病不治而愈的神奇效果,实质上就是人体天生就有的自愈能力和正常的生理机制,业力转化和一举四得的理论无非是起到了调节人的心理平衡,舒缓不良情绪的一种自我麻醉。但是这样自私扭曲的自我麻醉虽然能暂时使得由情志错乱导致的身体不平衡有所缓解,使人的很多疾病看似减轻甚至痊愈了,但是这种效果与李洪志标榜的他如何功高无关。可恶的是他把这些现象都用来烘托他的这部法是如何的博大精深,而他这个创始人就理所当然的成了信徒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他感恩戴德、言听计从,没有丝毫怀疑。

长期的沉浸在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中就如同吸食了毒品一般,让我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心理依赖,再加上对李洪志的极度崇拜,然我逐渐丧失了正常的思辨能力,沦为了他精神控制下的傀儡。

当我逐渐清醒,反观我这八年的“修炼”生涯,才发现李洪志对我们这些信徒的许诺没有一样达到过,可能有些还在痴迷中的信徒会说我的“功龄”不够长,“修”的不够好,这些年我遇到的“功龄”二十年以上的“老弟子”、被众多同修认为“修”的很好的以及他们周围很多“同修”,没有一个成佛成道,即便是“无病状态”这最基本的一点,也没一个人真正得到过,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很多习练者因为长期将生病视作李洪志所说的“消业”过病业关,是“考验”而延误了病情导致离逝的不在少数,还有意外事故去世的,更严重的还有精神分裂、自杀、自残、杀害亲人的,现在每当想起这些都会为当初的自己感到后悔和心痛,幸运的是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终于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桎梏清醒过来了,可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痴迷者与曾经沉迷其中的我一样的正在用自己的生命实践着这部邪说,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步入迟暮之年,依然挣扎在法轮功的泥沼里无法彻底走出来,希望本文能对他们以及需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的人有所帮助吧。

聊聊我对于邪的理解:邪是相对于正而言的,正或者正气就是顺应自然规律,靠近或者顺应自然规律的波长和频率,所有与之不协调、不一致或者背离客观规律的力量和方式等等都属于邪。

最后借此机会我想对所有在我回归的这条路上帮助过我的人们说声:谢谢!由于自己的文笔有限,法轮功涉及的问题比较杂乱,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的手段也不仅仅是前文的内容,今后随着我个人社会实践的不断深入有机会再做补充吧。


【责任编辑:HUI~】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