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清明节 “他们”怎么过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霜刃   2021-03-29

“清明扫墓寄哀情,生者掬泪向坟茔”。时至清明,不能不想到,那些邪教受害者的亲人会怎么度过这个特殊的传统节日。

无辜的常人受害者,他们的亲人怎么过清明?

2001年,广西融安县韦少明死于“法轮功”练习者劈柴斧下;200231日,两名来自新疆的“法轮功”人员林春梅、温玉平为清理所谓迫害大法的“邪魔”“度人升天”,在陕西省咸阳市一家小旅店里将一名女服务员残忍勒死;2003年,浙江苍南县龙港镇17位拾荒者被“法轮功”练习者投毒而死;20045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内,发生了全能神暴徒殴毙常人吴硕艳的惊世惨案……

上述血案的受害人,都是与邪教无涉的“外人”。他们与邪教前世无仇,今世无怨,且毫无瓜葛,竟无辜殒命于邪教之毒手,何其冤哉!时逢清明,他们的清人站在坟前,又是多么的痛心!

吴硕艳的丈夫金中庆带着年幼的儿子祭扫亡妻时,看到儿子永远失去了生母之爱,是何等的伤心欲绝?吴硕艳死于非命,她幼年的儿子失去了亲生母亲,丈夫金中庆失去了挚爱的妻子,吴的父母失去了女儿,吴的公婆失去了媳妇。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残缺了。

邪教让许多家庭残缺不全,让他们的亲人年年坟前悲洒冤泪,不是罪该万死么?

可怜的邪教信徒受害者,他们的亲人怎么过清明?

“法轮功”害人无数,痴迷信徒首当其冲。想那佐藤贡、肖辛力,这对“法轮鸳鸯”分别只活了49岁和43岁,就丧了性命。试想,清明之际,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怎样度过这凄凉悲伤的清明节?如果这对“法轮鸳鸯”有儿女,他们又怎样面对父母双亡的伤痛?清明扫墓之时,他们会想到是李洪志和“法轮功”夺去了他们的至亲么?

想那李大勇,身为“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任,创造出上亿人退出中国共产党的“纸上业绩”“线上数据”,结果被肝坏死夺去了性命。他死后,李洪志下令封锁消息,李大勇在纽约草草下葬时,师父没派人前往料理后事,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为此,李大勇的遗孀刘鸣鸣“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后悔不已”。再后来,李洪志居然在讲法中,暗示李大勇死于“行为不检点”,业力太重,“有求之心”太强烈,真是比窦娥还冤啊!值此清明之际,一直以泪洗面的刘鸣鸣站在丈夫坟前,是否悲痛欲绝,泪已哭干呢?

此外,还有一大批病亡祸死的轮界“精英”,他们的亲人在清明时节,是否深为死者惋惜,悔恨万分,直欲断魂呢?

被处死的邪教凶手,他们的亲人怎么过清明?

邪教对生命的戕害是双重的。以“招远血案”为例,一方面,邪教信徒残忍凶暴,明火执仗地剥夺了吴硕艳的生命;另一方面庄严的法律让杀人者偿命,主犯张帆、张立冬被判死刑。虽然他们声称“我们信神,不怕法律”,狂言“判了死刑也不会死”,但一旦执行死刑,他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邪教凶手的家庭也从此破碎。张立冬、张帆父女被判死刑,张立冬的二女儿张航被判10年有期徒刑。张立冬的妻子和小儿子张某在同时失去两个亲人的同时,还有一个亲人(张航)面临牢狱之灾,这个家算是彻底完了。

值此清明之际,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张立冬的妻子会怀着怎样复杂的心情来祭扫丈夫和大女儿?当年参与此事的未成年小又会怀着怎样的酸楚来悼他的父亲和大姐?他们在祭扫自己罪有应得的亲人时,会不会对受害人的亲人怀有深深的歉疚?会不会到受害人吴硕艳坟头上增一抔新土,以此向死者致歉?

然而,最该道歉和忏悔,不,最该认罪的是“全能神”头目赵维山等人!他们应该对加害方和受害方这双方家庭的悲剧负全责!

正可谓:清明时节雨纷纷,邪教之下生冤魂。多少亲人坟前哭,无尽悔悟无尽恨。

1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