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说说“门徒会”的“救赎”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霜 刃   2021-03-04

“门徒会”的别称之一为“三赎基督”,因其教主季三保胡诌:诺亚方舟是第一次救赎,耶稣是第二次救赎,自己是第三次救赎,以“三赎基督”自居,并将原名季忠杰改成了季三保。既然该邪教喜欢讲救赎,那就说说“门徒会”的“救赎”吧。

——季三保从主动接受基督“救赎”到野心膨胀

1976年,季三保(当时当然还无此名)因遭受失去两个爱子的悲痛而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1977年接受洗礼,这实际上就是主动接受基督教的救赎。1982年,当“呼喊派”传入当地后,季三保参加了该派,并成为该派的一名负责人。1983年,“呼喊派”被有关部门依法取缔后,季氏失去了对原有信徒的领导权。怀有野心的季三保心有不甘,由此将活动转入地下。1985年,季三保通过曲解《圣经》,杜撰了基本“教义”——“七步灵程”,宣称“世界末日来临”“信教的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狱”,四处传播,曾先后流窜到陕西南部及湖北、河南一些县市进行非法传教活动,逐渐发展了一定数量的信徒。随着势力壮大,季氏认为实现自己野心的时机已经成熟。

1989年农历正月十五,季三保在其家中召开会议宣称:“耶和华与我直接对话,已定我为先知,是神的替身。”这是冒充“先知”,反过来“救赎”别人了。本次会议上,季三保拣选了许明潮、蔚世强、张步雄等人为“十二门徒”作为领导核心骨干,成立总会。季三保自任总会负责人,内部称为“圣父”,又叫“三赎基督”,许明潮为二号人物,内部称为“圣母”,和季三保是灵里的夫妇。至此邪教“门徒会”正式成立,罪恶之门从此开启,季三保从此再也得不到上帝救赎了。

——“门徒会”三任教主均“救赎”不了自己

“门徒会”宣称信“三赎基督”就能得到神的保佑,免灾得福。然而,该邪教的三任教主却无一不是下场可悲。1993年初,季三保因其利用迷信造谣被抓,获有期徒刑7年;1997年6月释放,于当年12月因车祸身亡。季三保死后,陕西省旬阳县构元乡农民蔚世强接任“门徒会”第二任“总会”负责人,但时隔不久的2001年5月,蔚因肝癌死亡。后陕西省旬阳县棕溪乡农民陈世荣接任第三任“总会”负责人,陈又于2005年因从事违法活动被抓,获有期徒刑13年。三任“神仙头目”二死一坐牢,连自己都“救赎”不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陈世荣问得好:“季三保是基督的化身,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既是神的儿子,上苍干啥去了?耶稣干啥去了?连他都不能保护吗?”善良的人们,请想一想:崇拜一个连自己都救赎不了且意外故去的人,是不是太离谱、太可笑?

再说说“门徒会”头目的亲人吧。“三赎基督”宣扬“生命粮、赐福粮、慈惠粮”的神奇,说它可以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胡说吃了“生命粮”不用种地,得了“赐福粮”可以治病消灾。季三保荒唐地规定,一个合格的信徒不管多大饭量,每天吃的粮食不能超过二两,吃粮越少,“灵命”会越高。然而,中国大陆闹饥荒时,“季三赎”(季三保)的祖父母活活被饿死,神的“至亲”为什么享受不到“生命粮”之福、得不到“救赎”呢?

——“门徒会”骨干瞄准钱“自我救赎”贪婪无比

“门徒会”为了发展邪教组织,常常采用“人人献爱心,彼此相爱”,“慈惠是天国所用,是神的旨意”来骗取信徒钱财,他们向信徒谎称“交的钱物越多,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实际上这些钱财正通过层层上交,供上层骨干花天酒地肆意挥霍。

据新华网9月27日《邪教“门徒会”驱鬼治病致人死亡非法敛财数千万》披露,仅十堰市郧西县的“门徒会”组织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涉嫌敛财高达4000多万元。该邪教组织聚敛的巨额钱财从不存入银行,而是采用骨干人员现金保管的形式,逐级管账。例如陈某手上保管530万元、张某保管460万元、骨干人员石某保管180万元。这就是故意留下“空子”。据办案民警介绍,石某从张某手上“借”40万元在孝感为自己的儿子买了一套房子,说是“借”其实并不归还。陈某“借”给自己的弟弟20万元。他坦言:“没人知道借给弟弟钱这件事。”据陈某供述,2014年自己母亲去世,他自己偷拿了4万元用于办丧事,之后也没有归还。这是暗窃自肥。

“门徒会”为了笼络骨干人员,还名正言顺地给他们发“工资”。有些骨干每月可领到1800-4500元不等的“看顾费”,一些主要骨干生活奢侈,西安“总会”负责人假借印书、传道交通、看顾等名义,一个月支取消费资金40多万元,巧立名目贪污。大会的慈管(钱财保管)徐广亮,借“职务”之便,私自把教会200万据为己有,偷偷拿回家。

宁夏西吉法院公开宣判的一起“门徒会”邪教案件披露,薛荣华、李金辉等“门徒会”骨干强迫别人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钱”,居然打着“传福音”等幌子,迫使信徒盗窃洗衣机、电脑、电视等财务,鼓励信徒欺骗群众。如此违背公序良俗,骗人害人,贪墨自肥,还侈谈“救赎”,岂不可笑?

——普通信徒被“救赎”的结果就是破财丧命

 

对于原本就生活贫困的一些信徒来说,“为神奉献”的结果,就是生活更加艰难。

湖南新化县石冲口镇天龙山谭小求,自从加入“门徒会”以后,厂房倒闭、商店关门,原本很富裕的家庭,没几年就被搞得一贫如洗,带着女儿流落街头,险些丢掉性命。河北省饶阳县的段某误信“门徒会”的末日恐吓和“赐福粮”谎言,认为“往后干活没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回到家中把蔬菜大棚拆了,把拖拉机和其他农机具卖掉,使全家生活陷入困境。陕西省南郑县农民邵慧轻信“生命粮”的歪理邪说,每天只吃一小碗饭,结果导致营养不良,身体日渐憔悴,在神思恍惚中又梦见“主”要接她去“天国”,为追求“天国”梦喝农药自杀身亡,“生命粮”成了“送命粮”。

“门徒会”宣扬“祷告治病”“赶鬼祛病”,吹得神乎其神,要求信徒拒医拒药,结果导致大量悲剧。

2006年夏天,长春市38岁的“门徒会”成员孙某因患有糖尿病和肝病疼痛难忍住进医院,而邪恶的“门徒会”骨干,要求她立即出院,不准吃药、不准就医,要靠祷告治病,结果导致孙某于6月10日死亡。河北省故城县的“门徒会”信徒苏某在女儿患病期间,不去医院诊治,相信“门徒会”的祷告治病,强迫女儿每天跪地祷告,可怜女儿不治身亡。愚昧无知的苏某面对死去的女儿,又对着尸体继续祷告4天,企图使其复活。宁夏彭阳县“门徒会”信徒扈某因相信同修王某患了“鬼附病”,遂伙同其他信徒采用火钳夹手指、折手指,抓头发,用“经书”、巴掌击打面部进行所谓“赶鬼治病”,并多次限制王某吃喝,结果鬼没有赶走,王某却因外伤和缺水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死亡。

显然,他们都冤死于“门徒会”邪教鼓吹的愚昧迷信。更令人震惊的是,赤峰市宁城县农民方国贤被“门徒会”精神控制不能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还拽出母亲内脏,其惨酷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综上所述,“门徒会”的所谓“救赎”纯属挂羊头、卖狗肉,它坑人祸世也害己,如此邪恶的“救赎”可以休矣!远离包括“门徒会”在内的一切邪教,才是真正的自我救赎!

1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