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驱魔”是邪教残害生命的一种重要方式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陈哲   2020-11-04

据中国反邪教网消息,美国VICE新闻网(vice.com)报道,澳大利亚政治人士内森接受采访,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回忆妻子凯莉是如何被一个狂热的膜拜团体拉拢并“驱魔”的。

内森的妻子凯莉在澳大利亚一所跨教派的基督教学校工作,每天早上,他们开车送6岁的儿子去幼儿园。在内森眼中,那是“美好的生活”。然而,随着凯莉加入一个邪教组织并选择离开家庭,这一切都结束了。该邪教组织声称曾患有产后抑郁症的凯莉小时候经常被撒旦仪式虐待,并造成心理创伤,诊断她患有一种被称为“分离性身份障碍”的疾病,并声称恶魔已附体,要把这些恶魔赶出去,而实际上凯莉的成长经历完全正常,家庭充满爱心。

凯莉幸福的一家

在“驱魔”过程中,该邪教组织鼓励凯莉回忆家人虐待自己莫须有的记忆,诱导:被迫住在房子最底部,像狗一样被喂食;耳朵被灌入开水;包着头巾的人将她带到丛林见证人类的牺牲。而他们为凯莉“驱魔”的场景是这样的:挂在树上的狗;被砍了头的婴儿;男人们被砍掉舌头,嘴巴钉死,眼睛用火棍烧瞎等恐怖场景。对此,凯莉写道:“我会按指示杀人。我是撒旦的小婊子。”“如果不服从,就会死。”“我是个坏女孩,我活该……我很丑,我什么都不是。教会最重要。”“我将不惜一切代价服从。”“唯一的出路就是死亡。”

凯莉写的便条

现今,凯莉已离家失踪十一年半,是死是活杳无音信。

凯莉的失踪,让内森失去了妻子,儿子失去了母亲。

“驱魔”,是指驱逐邪恶作祟东西的行为。邪教组织常常以此为由,声称人身上有邪灵、恶魔附体,需要驱除,借此残害生命,拉拢、控制信徒。邪教组织残害生命的方式除献祭、拒医拒药、自杀、惩戒信徒等外,其中一种重要方式为“驱魔”。

“法轮功”邪教以“驱魔”为借口,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人间惨剧

李洪志在“法轮功”一书中,大讲,“有关动物、狐黄柳白等等这些东西附体的事”,并宣称“一旦这些东西修成,它修成保证就是魔”。于是就有了“法轮功”信徒“驱魔”的“合理”动机,上演了许多“驱魔”惨剧,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惨遭迫害。

2008年4月7日,长春市“法轮功”信徒肖荣自称有“狐狸精”附体,让功友俞雪微等人帮着“驱魔”,于是,俞某和高某提出用打的方法帮肖某驱除附体,13时许,二人分别用拖鞋击打肖某头面部。后俞雪微、高洪庆、金明东又分别将冷冻品和装有开水的饮料瓶放于肖某的胸部、腹部,金明东则用缝衣针扎肖某上唇的人中部位。其间,高和金二人将肖某的手脚用床单捆绑住。当日15时许,俞雪微找来王海鹏,王继续用脚踢、踹肖某的头部、胸部、腹部及背部。经四人长达四小时的殴打后,17时,肖某身亡。

2010年3月25日晚,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镇孤口山村27岁的李远东(女)从婆家到高某家找其母唐书玲,要求唐回家。唐要李赶紧离开回婆家,李不听,为此发生口角。唐书玲对三个同修说,曾经习练“法轮功”的李远东间歇性精神病复发,被恶魔缠身,要为其驱邪。说着便从屋外找到桃木棍,并要求其他三人帮忙按住李远东,对其共同实施殴打,以此除魔,导致李远东数次昏迷。20时左右李被村民急送房山医院抢救,终因失血休克抢救无效死亡。唐书玲对打死女儿一事供认不讳,辩称“没想打死”,但“李远东身上有邪气”,必须为其驱魔。

真可谓“无独有偶”,“法轮功”的驱除恶魔附体与内森妻子凯莉被“驱魔”附体是何等的相似。两人都是被邪教组织声称有邪魔附体,“驱魔”人员都是邪教组织成员,都是意在“除魔驱邪”,都是害人夺命。

李洪志耸人听闻地说:“全国各地练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后有附体的?要讲出来很多人会不敢练功,为数相当吓人的!”“它不但附体,还把人的元神弄死。”李洪志煽动信徒道:“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法轮大法义解》);“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那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忍无可忍》)。于是就有了“法轮功”信徒王学忠称其父王继荣是魔,用刀向其父头、颈、胸等处连砍17刀,当场将其父砍死;时年不满18岁的李亭认为其父母是魔,为了“除魔”,在自家中残忍地杀害了生之养之的双亲;发誓“不再做李洪志弟子”的魏志华,被包括其丈夫在内的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认为她是破坏“大法”的“魔”,竟惨无人道地将她捆绑并捂住口鼻,导致其窒息死亡;新疆的林春梅、温玉平为清理迫害“大法”的邪魔,度人升天,在陕西省咸阳市的一家小旅店里将一名女服务员残忍勒死;黑龙江伊春美溪区的关淑云为“除魔”,当着几十名“法轮功”信徒的面,亲手将自己不满9岁的女儿戴楠活活的掐死等等。李洪志在讲法中胡诌:“如果被伤害的生命它知道:噢,我将去佛的世界,它会挺着脖子让你杀它,它会高高兴兴让你杀它。”正是因为有了邪教组织的这些歪理邪说,才有了邪教信徒不计后果地“除魔除邪”,才有了施暴者不计后果的残暴行为,才有了让人无法理喻的变态行为。

“全能神”邪教以驱除“邪灵”“恶魔”为借口,砍妻杀子,残害无辜

“全能神”邪教组织的教义充满着血腥暴力,如:“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正是因为有暴力性质教义的鼓惑,“全能神”信徒人格发生畸变,暴力因素占据整个心理,并认为暴力的手段是铲除“邪灵”“恶魔”的正当行为。

陕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涛相信妻子被“邪灵”附体,需要消灭肉体才能消灭“邪灵”,再由“圣灵”带来重生。2012年3月4日上午9时,王涛对妻子进行殴打、猛击后,用枕头捂住妻子的面部直至其窒息身亡。随后,王涛又用菜刀向妻子尸体头部、胸部和腹部连砍十余刀。这一切结束后,王涛还希望附在妻子身体上的“邪灵”尽快死去,期待着“神”的来临,能使妻子“死而复生”。

2011年1月10日早晨7时许,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邪教“全能神”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将其残忍杀害。李桂荣将自己在邪教内“降职”归因到女儿身上,认为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致使其没有时间“信神”、读书,遂产生了杀女的想法。

2014年 5月28日,山东招远发生了一起“全能神”邪教成员故意杀人案件,六名该邪教成员在麦当劳餐厅向周围就餐人员索要电话号码,在遭到拒绝后,认为受害者是恶魔、是邪灵,竟当众施暴,残忍地将被害人殴打致死,情节极其恶劣、手段令人发指!

招远“全能神”凶犯家中墙上的记事板上清晰可见,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等文字。

“门徒会”邪教以“医病赶鬼”“恶魔附体”为由,草菅人命

“门徒会”教主季三宝宣称,进入“门徒会”这道门,就能保平安,进天国,得到永生;祷告就可治好病,能消灾避难,不用去医院。但事实上踏入“门徒会”这道门的信徒个个悲惨,家家哀嚎。

湖北监利县的“门徒会”骨干翟新勇、姚湘枝为寻找“见证”(即寻找有病的人,通过信教、祷告求神驱魔把病治好的例子),便于开“新工”(即发展新的信徒)找到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徐某,认为徐某是“牛魔王精”附体,采用抱脚、拉胳膊、压手腕、捏腰、捆手腕、不吃不喝等方式,折磨徐某长达7天!甚至当病人死亡后,众人仍坚持祷告“死而复生”。

湖北省云梦县义堂镇吉口村的“门徒会”信徒蔡双林得知信徒郭翠娥妇科病又犯了,声称,你这是“邪灵”附体,等过几天,我请几个人给你“驱魔”治病,保证治好。1999年4月3日,蔡双林与其另外三人头顶白毛巾,门窗紧闭,做祷告为郭翠娥“驱魔”治病。他们认为“邪灵”就在郭翠娥的身体里,将“邪灵”赶出来,她就会好。四人做出了疯狂的举动,他们脱掉郭翠娥的上衣和裤子,轮流持柳树枝抽打她四肢、臀部等部位。持续几个小时的抽打,最后郭翠娥发不出声音。他们发现郭翠娥已经没气,当天晚上,找了一辆板车,将郭翠娥连人带板车抛弃于吴铺镇大塘村一油菜田里。

郭翠娥死亡时法医鉴定的照片

因“驱魔”而造成邪教组织信徒致死致伤的事件不胜枚举,为何这样的惨剧屡屡发生,确实让人深思。究其原因,都是邪教组织的歪理邪说所致。正如凯莉的丈夫内森所说,这个邪教组织认为是撒旦在作怪。她们相信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对凯莉进行“驱魔”。

对于“为什么有人会卷入邪教?”“人们参与邪教是因为他们愚蠢吗?”内森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某种情况下的脆弱性。比如他们最近搬到了一个新的城市,或者没有新的朋友,也许他们正处于“寻找生命终极答案的时期”,这正是邪教徒们伺机而入之机。

由此可见,无论国内国外,邪教组织不仅是“驱魔”的首倡者,也是其始作俑者。正是因为有了邪教主歪理邪说的灌输,才有了邪教信徒自认为正当合理的“驱魔”行为,才有了桩桩“驱魔”惨案的发生,邪教主才是“驱魔”惨案的元凶巨恶。

1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