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台湾著名媒体主持人:《纽约时报》为何痛批大纪元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唐湘龙 孟晓(整编)   2020-10-29

核心提示:20201024日,《纽约时报》刊登该报记者凯文·罗斯(Kevin Roose)耗时8个月调查撰写的文章《大纪元时报如何成为炮制巨大影响力的机器》一文(详见中国反邪教网1027日所登《美媒:“法轮功”媒体成为全球散播虚假信息的机器》)。文章发布后,美国媒体纷纷转载,“法轮功”对此气急败坏,疯狂攻击《纽约时报》。不过,深受《大纪元时报》影响的中国台湾地区的媒体,对这篇报道几乎都视而不见。对此,台湾资深主持人唐湘龙先生,1028日在他所主持的《飞碟早餐》节目中,用了近35分钟较为深入地分析了《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的内容,提醒台湾地区媒体和受众要当心《大纪元时报》的极右翼倾向。

唐湘龙先生节目在Youtube网站上截图

唐湘龙开篇提到中国台湾和大陆两地对新冠疫情的控制时称,两地“都是坚壁清野,守都是非常非常地紧。要继续守住”,并盛赞这两地是全世界疫情管控最好的地方,大陆现在在积极地疫情防控,非常小心地不让堤防出现破口,堤防只要出现一点点的破口,就赶快派重机械把堤防补上今年大陆有武汉封城的经验。那个(是)人类历史上独特的经验直到“五月份,才算是真正的解封。那个(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而你在地球上面,你也不会碰到配合度这么高的民众

唐湘龙

唐湘龙在提到今年二、三月台湾出现很多新闻的笑话时,指出台湾有许多“小纪元时报”。他之所以称之为“小纪元时报”,是因为上面的很多信息,来自于“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

对于10月27日《纽约时报》中文网登载的《大纪元时报:从反华小报到右翼影响力机器》,唐湘龙指出,《纽约时报》为何将英文版再翻译成中文,在中文版刊登,想让更多的华人多看一点。《纽约时报》花了大功夫,去告诉大家《大纪元时报》是什么

《纽约时报》中文版相关报道截图

唐湘龙指出,《大纪元时报》在台湾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个《大纪元时报》供稿给台湾许多的小纪元时报小纪元时报大量地引用《大纪元时报》,算是台湾媒体的真正的中央社供稿,用不亦乐乎。

《纽约时报》为何痛批《大纪元时报》?唐湘龙指出,“这个《大纪元时报》以前是一个超级的边缘小报。但这个边缘小报,当川普(特朗普)上台以后,它竟然成为美国的右翼大报,连川普都能访问到,白宫的官员,都能随便访问到。因此,《纽约时报》开始注意到,这个叫做大纪元的中文报纸,到底有什么背景”纽约时报指出,《大纪元时报》正是通过攀附特朗普赢得影响力。

唐湘龙指出,《大纪元时报》经常曝光所谓中国大陆内部的一些机密文让美国的一些右翼体兴奋得不得了,可是那些新闻在需要查证的时候,都无从查证

他强调,台湾的“台独”势力媒体,会对这种反华媒体提供的、很可能是冤、假、错的新闻讯息进行大幅报道,而且是非常兴奋的、非常扭曲地报道,导致台湾成为全球惟一的“川粉”大聚集的地方。他指出,这是由《大纪元时报》跟“小纪元时报”之间的供给关系决定的

唐湘龙坦言,在台湾的泛绿媒体上,不会看到《纽约时报》这篇批评《大纪元时报》的报道,因为“台湾的那些小纪元时报们,每天都在引用《大纪元时报》的报道,但是(它们)绝对不会引用《纽约时报》上的这一篇”。相反,这些小报却会辩称,《纽约时报》不过就是一个反特朗普的媒体。

唐湘龙认为《纽约时报》这篇调查报道“扎实”,不但因为《纽约时报是大报,更是“因为它访问了不少曾经在《大纪元时报》体系中的工作人员,有很多是外籍,是美籍人士,是白人面孔受雇于《大纪元时报》(的人),(他们)离开了《大纪元时报》之后,跟《纽约时报》讲起大纪元的故事

针对《纽约时报》开篇“多年以来,《大纪元时报》一直是一份有反华色彩(倾向)的低预算小报,在纽约的街角免费派发”,唐湘龙指出,《大纪元时报》印了之后也根本没有人订,也没有人买,处理方式就是把它丢在美国纽约的街头,谁捡到谁要看,随他的便。因为是中文,所以大部分都是华人在捡

他特别提醒,在台湾的三自民媒体(编者注:台湾的三立电视、民间全民电视公司、自由时报这3家传媒机构的合称,其政治意识形态偏向泛绿阵营,因此也代称泛绿媒体)还有非常多的由《大纪元时报》供应的国际新闻。事实上,在一些所谓“小纪元时报”的绿媒当中,只要看到“国际编译”的新闻,就要非常小心,里面有大量内容来自《大纪元时报》——这个绿媒“中央社”所提供的非常偏颇的、扭曲的甚至很多是假的、夸张的

唐湘龙强调,偏颇的、扭曲的、虚假的、夸张的,这些词语来自《纽约时报》。他提到,台湾的这些“小纪元时报”也知道《大纪元时报》不太入流,如果它们引用名门正派大报的报道,会在新闻当中告诉你“我们的编译是引用哪一份报纸的报道”,但如果它是引用的是《大纪元时报》,它不敢写,它怕丢脸,所以用“国际编译”一词进行掩饰。所以,台湾的“小纪元时报”,对《大纪元时报》的品质,是知道的。可是,它抵抗不了那个诱惑,抵抗不了《大纪元时报》的那种煽情的反中反华的那种情绪,它太能够满足台湾的这些深绿独派媒体的这种反中反到失心疯的媒体,尤其是政治上的需要。因此,台湾是一个被大纪元体系渗透的环境

唐湘龙在视频中引用了“《大纪元时报》及其他附属企业,采用了一项全新战术,它们创建好几十个Facebook页面,透过这些页面发布令人愉快的视频跟诱人的标题,然后用它们来获取订阅原文,并进一步解释道,网民看到的那些新闻,表面上看起来是无害的,跟政治没有关系的,跟法轮功没有关系的,那种新闻可能令人愉快、比较的民生、比较的娱乐,吸引网民它。然后(大纪元时报)再把法轮功的东西,再把法轮功核心的政治主张,核心的反华的、挺特朗普的、这种对美国的右翼政治操作的手法,再在后面夹带进来。

唐湘龙称,并不清楚台湾这些庞大的“小纪元时报”,除了新闻的攻击之外,有没有从《大纪元时报》、“法轮功”那里得到好处。但是,(它们)新闻之间的供应关系,是非常的明确。他再次强调,《大纪元时报》是台湾绿媒的“中央社”,是它们国际新闻的主要来源和诠释者。

唐湘龙评论道:《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告诉大家《大纪元时报》是全美国右翼讯息的主要来源,而且其中的冤、假、错(内容)的比例之高,带着强烈的党派色彩。(原来)大家对它不太设防,几年前它还是一个非常廉价的、低成本的、非常没有水平的小报,丢在马路边都没有人要的,今天它已经堂而皇之进到了白宫,进到了美国的权力中心,而许多的美国的权力中心(人士)都觉得,“嗯,《大纪元时报》是我的好朋友,‘法轮功’是我的好朋友,只要是反中的,都是我的好朋友媒体走到这个样子的时候,没救了。

视频最后,唐湘龙表示,自己不会说“法轮功”是一个邪教,“我不会把邪教(这两个字)用得浮滥”,但是,“你有没有被洗脑?你自己去判断”。

1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