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奸淫多名女性致堕胎,役使众信徒为其劳作!“日月气功”为何邪?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徐虎 江传蕾   2020-06-16

2020年6月15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温金路等7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一审判决。其中,教首温金路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其余6人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获刑2年10个月缓期3年执行至3年6个月不等。那么,“日月气功”是一个怎样的非法组织呢?为什么要将其认定为邪教组织呢?

先要明确什么是“邪教组织”。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的“邪教组织”。

可见,当认定某一非法组织为“邪教组织”时,该组织应同时具备以下五项基本特征:

一是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

二是神化、鼓吹首要分子;

三是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

四是发展、控制成员;

五是危害社会。

微信图片_20200616075817

▲2020年6月15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温金路等7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一审判决。

那么,“日月气功”是否符合上述各项特征,其又有怎样的具体表现呢?

冒用气功、宗教和其他名义建立

20世纪80至90年代,我国社会曾掀起一场全民气功热,短短几年内,全国数千万人卷入到气功热潮。在此背景下,河南省襄城县农民温金路于1992年开始接触气功,并曾参加过“香功”“中功”的练习,后于1994年自编了“日月气功”功法,以双腿盘起打坐,双手分别放在左右两膝上为其基本练功动作。温金路依托“传功”迅速建立发展组织,截至2000年,该组织一度蔓延至29个省、区、市,裹挟群众人数达13万人。2000年4月“日月气功”被警方捣毁,温金路本人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2002年,温解除劳教后,却不思悔改,暗中联络原骨干成员,恢复发展“日月气功”组织,并编造“解信号”“大调整”等歪理邪说,继续从事非法活动。

为掩人耳目,温金路建了一处道观,取名“德福观”,表面供养儒释道三教,供香客祈福还愿,一些游客也误将其当做普通宗教场所和旅游景点。实际上“德福观”早已成为“日月气功”的据点。许多“日月气功”信徒到此“朝拜”上交“奉献款”,如果捐款数额大,还会被引荐“有幸”得到温金路的“接见”。

2

▲“德福观”

自诩“大师”玩弄把戏

邪教头目自我神化是邪教组织的一个普遍性特征,如“法轮功”头目李洪志自封“宇宙主佛”,“门徒会”创立者季三保自称“神所立的基督”,“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也自称“觉皇”。“日月气功”头目温金路也不例外,其以“大师”自居,并称他还有“背后的老师”在指引他,极力向弟子宣称自己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能力,要求弟子听命、顺从,欺骗弟子说只有跟着他修炼“日月气功”才能避免疾病、灾害和死亡,只有跟着温金路才能保平安。

3

那么现实中的温金路是怎样的呢?温金路,原名温金六,化名金光道,男,汉族,1945年6月27日生人,初中文化,农民,原籍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1961年温金路初中毕业后,先在家务农,后当过厨师、木工、泥瓦匠,做过生意,直至1992年才开始接触气功,后于1994年创编了“日月气功”功法。从温金路人生履历可见,他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

温金路曾宣扬“意识可以治病,练功可以消灾”,并称自己会在信徒遇到灾难、身患疾病时出手相救。温金路先后为河南驻马店信徒刘某安的妹妹、李某生的孙子、河南南阳信徒李某强的父亲“发功”治病,但结果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还导致3人延误治疗。其中,刘某安妹妹因患直肠癌,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而过早病逝。李某生的孙子、李某强的父亲则经医院及时抢救才保住了生命。事后,温金路面对信徒则以“他们不顺应、不配合、心里没有真正去理解,没有掌握其中真谛”为借口敷衍搪塞。

不过温金路也并不“普通”。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很善于揣测人的心理,用一些花招伎俩来神化伪装自己。办案民警曾介绍过一个细节,一次温金路乘坐信徒的汽车外出,半路发现汽油不足,信徒怕无处加油本想折返,但是温金路凭经验和对当地环境的熟悉,认定道路不远处会有乡镇出现,乡镇内会有加油站。但他不讲真实原因,反而故弄玄虚说他早已预测好,让信徒放心继续前进,于是当信徒驾车遇到前方的加油站后,便对温金路的超能力深信不疑。另外,温金路还曾凭借掌握的果木嫁接技术在一棵树上成功嫁接多种植物,使得一棵树能开七种花,后来这棵树也成为他具有神奇能力的“佐证”。在被捕审讯过程中,温金路也不忘耍小聪明,在偶然得知负责讯问自己的民警姓袁后,他先佯装不知,然后自称早已算准自己“命有此劫”,并说自己会落在“袁天罡(唐代名臣,据传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后人”的手里,然后再问民警姓名,以示验证。

4

▲“生态园”

另外,温金路性格十分谨慎敏感,且以往经历过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反侦察意识很强。他所居住的“生态园”,大门每日有专人值班,院内养狗并在多处设置监控摄像头,院墙上建有瞭望亭,监视周围环境。温金路要求园内定期销毁资金账簿和印有歪理邪说的文字材料,还多次要求信徒集中更换手机卡。温在外出时一旦“感觉不好”,就会半路返回,且为了回避道路旁的监控摄像头,行车路线往往舍近求远。日后证明,他的这些行为做法,确实给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和调查取证工作带来了困难。

歪理邪说不断改头换面蒙骗信徒

从时间脉络看,温金路编造歪理邪说的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94年—1998年),1994年其创编“日月气功”功法,功法动作中“左手托太阳,右手托月亮”即所谓“日月气功”名字的由来,以“修身养性、祛病健身”为基本内容。主要宣传品有《气功动力源》《日月焕精神》《快板诗》等。第二阶段(1998年—2008年),1998年“日月气功”组织被当地气功协会注销社团资格,成为非法组织。温金路便将“日月气功”更名为“意识保健”,且不再强调集体练功的形式和练功动作,以逃避侦查打击。主要宣传品有《意识保健》《意识保健与十五个四》《意识保健与七十条》等。第三阶段(2008年—2017年),自2008年起温金路抛出所谓“解信号”理论,声称身体哪一部分出现不适症状,即代表受到了某一种“信号制约”,如:“高血压”代表“思路不对”;“头疼”代表需要“扭转观念”;“脚疼”代表“走的路不对”等。温金路宣称只有听从他的指令才能“解除信号”,病才能好。此外,自2012年以来,温金路还多次抛出“大调整”的“末世论”,用以蒙骗信徒。他宣称世界即将发生大瘟疫、台风、地震、海啸等“大调整”,不听他的话、不服从他的人在“大调整”里都会被淘汰,听他话的人不仅没事,而且还会成为救世主,成为社会的主宰,“房子、车子、女人全都有了”。温金路还编造“大乐园”邪说,声称能最终带领信徒达到一个没有国家、没有儿女、没有金钱、没有贫富、没有贵贱的“美好”前景。

5

▲温金路编造歪理邪说的三个阶段

温金路的歪理邪说在内容上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他要求信徒做到“破私立公、无私奉献”,还有十二字口诀“心要慈,心要善,祛邪恶,心不贪”,这些内容看似劝人向善,但实际上温金路通过自我神化,早已将信徒头脑中对“善”的追求偷换成了对“教主”的崇拜与盲从,而“无私奉献”自然也变成了对“教主”的“无私奉献”,许多善良的群众就是被温金路虚伪的口号所蒙蔽,而成为其信徒,许多人因此被温骗财骗色,或被长期无偿榨取劳动。

温金路的歪理邪说在形式上具有很强的隐蔽性。“日月气功”的歪理邪说大多以唱词、诗歌形式存在,且口耳相传,定期销毁,不留文字,案件侦破后,只在信徒的手抄笔记中找到部分留存。温金路先后编造《弥勒佛》《放风筝》《磨肚量》《装糊涂》等所谓“诗歌”100余首,其中融入“日月气功”歪理邪说内容,并配以《说句心里话》《敢问路在何方》《军港之夜》《潇洒走一回》等流行歌曲曲谱演唱,称这些“诗歌”可以净化心灵、修身养性,要求其信徒必须认真学习。

6

▲温金路蛊惑信徒所用的宣传品

庄园式”邪教严密控制信徒

虽然早在2000年4月“日月气功”组织就已被捣毁,但温金路不仅没有痛改前非,反而暗地里重操旧业,并且变换手法,以更加隐蔽的方式积极恢复其组织。逐渐形成了以温金路为首,以高丽红、郭军召、温利军、曹俊霞、曹恒飞、陈显等13人为核心骨干,以各地原“日月气功”人员为基础的邪教组织,该邪教组织迅速蔓延到河南、安徽、四川、山东、山西、河北等省,裹挟信徒2000余名。

相较于“法轮功”“全能神”“门徒会”等,“日月气功”在组织体系上更为扁平和松散。虽在河南及省外多地累计形成了十余个组织片区,但其上下层级较少,且同级内部骨干分工也不甚明晰。不过“日月气功”在发展中显露出“庄园式”邪教的特征,其规模小、隐蔽性强,难以及时发现查处,且对信徒的控制时间持久稳定,许多骨干信徒都是家庭中的“邪二代”。

7

▲“生态园”

为打造稳定的邪教据点,温金路指使其长子温利军、骨干信徒郭军召,于2007年在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建立“德福观”,又于2008年在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孟寨镇建立“珍奇观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即“生态园”),作为该组织的主要活动基地。

温金路将“生态园”作为其“独立王国”,带领少量高层信徒长期居住其中,对“生态园”实行封闭式管理。园内长期奴役数十名男女信徒,无偿为其劳动,高峰时曾达百人。这其中有相当高比例的人是家中的“邪二代”,其父母大多是早期“日月气功”的信徒。他们长期受父母影响以及温金路的蒙骗、蛊惑,把能进入“生态园”无偿劳动当做是自己的“荣幸”,甚至还出现有信徒向邪教骨干分子“行贿”“走后门”,要求进“生态园”为温金路服务的情况。这些信徒在“生态园”内除日常劳动外,还要持续接受邪教思想洗脑,时常组织集体讨论,每人都要谈心得、讲体会、唱“诗歌”。为避免“生态园”周边村民生疑,温金路要求信徒唱“诗歌”只能在下雨天时进行。这些信徒未经温金路允许严禁恋爱、结婚生子,怀孕的女信徒必须流产,大龄男女由温金路随意指定婚配。他们还被要求在《我的心声》保证书上签名画押,恐吓信徒一旦离开“生态园”不仅自己将来生病无法让师父来“解信号”,而且还会祸及家人,以此限制信徒人身自由。

8

▲温金路要求信徒在《我的心声》保证书上签名画押

此外,温金路在发展组织成员时,感到“老信徒”普遍年龄大、文化程度低,便有意拉拢青年、高学历及社会精英群体加入,在“生态园”举办多次“培训班”,集中培训各地青年信徒,鼓动他们传播“日月气功”。温金路还安排青年信徒应聘各地企业,要求他们多与老板接触,借机拉拢老板加入其组织。

发展蔓延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

骗钱敛财。一是温金路利用“教主”身份,极力在信徒面前神化自己。通过收徒、传功、占卜、消灾、祛病、卖书及兜售“圣果”(注:“圣果”即“生态园”中产的普通水果,以高价卖给信徒,一个苹果售价达万元)等名义骗敛巨额钱财。二是“以商养教”变相压榨信徒。温金路指使信徒在河南省内多地选址开设汽车装饰店、面粉厂、面条厂等,并谎称“无私奉献”可以提高功德,蛊惑信徒自筹资金开设企业并无偿为其劳动,同时以交“奉献款”的名义持续敛取企业收益。三是温金路指使建立“德福观”,并有意将其打造为“日月气功”的精神“圣地”,诱导许多信徒前来“朝拜”并上交“奉献款”,金额少则几百元,多则数万元。四是组织各地片区负责人以“大局”急需资金为名,向信徒募捐,为温金路筹集钱款。其中,四川绵阳信徒许某个人上交120万元,河南驻马店信徒何某个人上交80万元,南阳骨干陈显组织当地信徒上交300万元。经法院认定,以温金路为首的“日月气功”组织共敛财819万元。 

但实际上涉案金额远不止这些,仅“生态园”“德福观”两处固定资产估值就在2000万元以上。另外,信徒大多采取现金形式上交“奉献款”,且温金路要求不得记账,并定期焚毁账簿,再加上案发后许多信徒因顾虑会和案件有所牵连,矢口否认曾给温金路交过钱,最终使得许多涉案资金难以认定。

骗色奸淫女信徒。温金路喜好女色、行为放荡、流氓成性。2012年以来,温金路谎称研究“信号”出现瓶颈,需要“阴阳双修”,借助“阴阳之力”增加功力,才能破译“信号”,又谎称他“背后的师父”告诉他与某个女信徒之间“有缘”“必须要有这层关系”等,用歪理邪说实施精神控制,以达到在精神上胁迫妇女的目的。温借“谈心”为幌子,先后对8名女信徒实施了强奸、强制猥亵、侮辱等行为,并导致其中2人多次怀孕堕胎。当时,多数受害女信徒在歪理邪说的蒙蔽下,甚至认为能和“师父”(温金路)有这样的“缘分”是自己的“福气”和“荣幸”,但温金路在被捕后却以受害女性自愿为由,为自己的罪行开脱狡辩。

危害家庭。有的信徒被温金路的歪理邪说洗脑,放弃家庭事业长期在“生态园”无偿劳动,甚至培养“邪二代”,葬送子女前途。有的信徒接受温金路的“指定”结婚,但婚后因缺乏感情基础而导致离婚。有的信徒为“日月气功”倾家荡产,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其中,山东信徒李某芝隐瞒亲属先后将名下股票、房产等出售,所得50余万元全部作为“奉献款”上交“日月气功”组织,最后落得身无分文,沿街捡拾垃圾为食,醒悟后因感到愧对家庭而上吊自杀。

制造社会恐慌。2014年5月中旬至6月初,温金路指使高层骨干通知各片区负责人说“灾难”将至,称“这次和2012年世界末日情况一样”,要求信徒立即购置储备生活物品,听候温金路的安排。该组织共通知北京、山东、山西、河北、河南、安徽、四川、浙江等8省市的100余人,引起部分信徒及其家人严重恐慌,扰乱正常社会秩序。后因当时发生了山东招远“全能神”杀人案件,导致社会对邪教问题的关注升温,温金路担心形势不利,临时指令停止活动,最后不了了之。2015年1月,温金路再次向信徒散布中国将暴发大规模禽流感的谣言,要求信徒加紧学习功法并储备日常用品,做好防范应对。

9

▲“生态园”内到处都囤积有大量生活物品

通过上述大量事实可以证明,由温金路创立的“日月气功”组织,完全符合“邪教组织”的各项基本特征,“日月气功”是典型的邪教组织,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当今世界,邪教与毒品、恐怖主义并称为“三大国际公害”。很多邪教组织在许多国家制造过骇人听闻的惨案悲剧,世界各国人民对邪教组织深恶痛绝,各国政府也对本国内的邪教犯罪活动予以了坚决打击。在我国,反邪教工作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和谐稳定,决不能听任邪教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破坏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

多年来,在公安部的统一领导下,各地公安机关认真贯彻落实“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的基本政策,深入开展针对“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组织的斗争,近年来又成功打掉了“银河联邦”“华藏宗门”等邪教组织,有效遏制了社会上邪教犯罪活动的蔓延态势。

但也应清醒地看到,社会上仍有如“日月气功”这样的邪教组织滋生潜藏。反邪教工作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丝毫不能松劲。应当持续开展反邪教宣传工作,筑牢群众抵制邪教的思想堤坝,厚积反邪教社会土壤,挤压邪教犯罪活动空间,形成党委政府统一领导、各部门齐抓共管、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有利局面,保障社会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

珍爱生命,远离邪教,从我做起。

微信图片_20200616090339

W020190411006651188863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