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案例追踪

刘万令的练功经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有余   2018-04-09

  刘万令,家住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丰荣街道,今年78岁。1997年初,在银行工作了一辈子的刘万令光荣退休了,当时家中儿女均已成家,老伴也退休在家,俩个人的生活无忧无愁,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让他充满了期待。

  当时广场上有很多练习法轮功的,抱着祛病健身的心理,刘万令也加入到练习法轮功的队伍中去。同时还买来《转法轮》等相关书籍来学习,渐渐地对书中讲的“真善忍”、“白日飞升”等内容着了迷,虔诚地按照书里要求的去认真练、照着做,以求得幸福生活的到来。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在李洪志的蛊惑下,深信“弘法”、“护法”才能“圆满”、“飞升”的刘万令对取缔法轮功不理解。为了“精进”“上层次”实现“圆满”和“白日飞升”,唯恐落后的他也积极参与到“弘法”、“护法”的行动中去,为李洪志鸣冤叫屈。白天,刘万令在家用钢板刻印法轮功宣传资料,晚上偷偷摸摸到几十里地以外散发。还制作了大量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小红旗,也是趁晚上偷偷往道路两边、农贸市场等地方插。由于人生地不熟,有时被狗咬伤,有时掉到沟里摔伤,可刘万令不但没有怨言,还庆幸自己为“弘法”做了贡献。时间长了,家人感到刘万令的做法太不象话了,就劝他别干了,他不但听不进去,还跟家人发火。刘万令的二姐从小就跟他感情最好,心疼他都一把年纪还不分白天黑夜到处发传单,就劝他别再去了,为了“护法”,刘万令当时就宣布与她断绝姐弟关系,并说他二姐是阻碍他上层次的“魔”,气的他二姐当场大哭。现今刘万令的二姐已年过八十,一回想起当时刘万令对她说的那些绝情的话,还是伤心的老泪横流。现在想想,那时做的这些事,刘万令不但对劝他醒悟的亲朋好友横眉冷对,而且花了不少钱,费了不少时,还累的够呛,哪里还能强身健体?

  几年间,刘万令就这样痴心不改地坚持“弘法”,亲朋好友和家人的劝说他充耳不闻,帮教志愿者的引导他置之不理。尽管刘万令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可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圆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渐渐生疑。但真正动摇刘万令、让他彻底醒悟的,是这样两件事。一件事是发生在刘万令自己身上,在2001年春节前,有一名姓张的法轮功同修向他借7000元钱,说是家里有急用,说好春节后就还。还钱迟迟无果,等刘万令有急事需要用钱时,同修却告诉刘万令:“你的7000元钱都买了法轮功书籍和材料发给老百姓了,为你积功累德了。”同修这么一说,当时刘万令也不敢再要了,再要就是不“弘法”。可同修前后说法不一让刘万令心生疑惑,后来他私下调查,搞清楚同修根本没有买书送人。可当时的刘万令不愿相信提倡“真善忍”的大法同修是骗子,更不愿相信“师父”教导出来的弟子会说假话、办坏事。另一件事,就是与刘万令一起练功的孙宝大死了。孙宝大是他们区医院的一名医生,毕业于中国医科大,是一名虔诚的法轮功习练者,他练功精进,悟性好,刘万令常常向他请教法理。可谁知2001年8月,为实现“白日飞升”,孙宝大从普兰店区九七广场立交桥上跳下,当场摔死,年仅28岁。面对孙宝大跳桥摔死的惨状和家属们悲痛欲绝的哭声,让刘万令开始动摇:“白日飞升”就是这样的吗?这,就是“圆满”?

  2001年秋,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引导下,结合自己练功的所见、所感,刘万令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真面目。现在,他加入了反邪教协会,成为反邪教斗争中光荣的志愿者。刘万令还加入社区义工队伍,坚持义务清扫小区道路、楼道卫生,并发挥他自身写写画画的特长,义务为社区办板报,宣传国家大事、宣传法律、科普知识等。现在,刘万令感到自己活得更有意义,越活越有劲,越活越年轻,这才是他想要的幸福生活。

  原文链接:http://www.hebeijfw.com/alzz/201804/09/t20180409_6306634.shtml

 

【责任编辑:尧日】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