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案例追踪

大法弟子周振怀残死在弘法的路上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小春   2017-07-20

    周振怀,1982年出生,内蒙古乌兰浩特人,他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从上大学起就立志努力学习,争取毕业后通过考研继续深造,以实现自己更高的理想。然而从2004年大学毕业起几次考研都因好高骛远没能如愿,这些一来二去的精神打击使得本来就性格内向的他变得消沉和抑郁。

  2009年春天,事业不如意的周振怀受他的一位外地亲戚的影响接触了法轮功,《转法轮》里面所描述的“真善忍”、“修心”、“做好人”的思想正好切合他内向封闭的心理,使他在不断的学法领悟中不知不觉地被法轮功洗了脑,精神也渐渐被法轮功所控制。

  迷恋法轮功后,周振怀就是一门心思研修法轮大法,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整天把自己关在卧室里,除了吃饭外,都在读“经”、听录音、打坐“修炼”。长此以往,人变得目光呆滞,也不愿跟人说话。妻子见他痴迷成这样,很是担心,怕他出现问题,先是软语劝说,周振怀对此根本不予理睬,反过来要求妻子和他“夫妻同修”,说这样的话“师父”知道了一定非常高兴,一定会分出“法身”来保佑全家,在遭到妻子的拒绝后,他便开始和妻子闹分居。遭受冷暴力的妻子为此整日忧心忡忡,工作中出现了几次明显的失误,被单位领导批评,回家又得不到安慰,弄得妻子身心疲惫、日渐憔悴。

  妻子遭受苦难不算,家中唯一的女儿也未能幸免。2010年6月的一天,妻子外出学习刚回来,就被老师告知,她女儿因生病已经三天没来上学了,妻子赶紧回家一探究竟。然而,当她打开房门后,见到的景象让她几欲晕倒。屋内香烟缭绕,周振怀正和几个同修在孩子周围为孩子“发功治病”,孩子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嘴上已经烧得起了水泡,气息奄奄不省人事。妻子质问周振怀为什么不送孩子去医院,周振怀却对妻子说:“孩子感冒发烧这点小病没必要到医院,我们念一会儿法“师父”就会为其消业,如果送医院了,‘师父’的‘法身’就不会保佑孩子了。”妻子顾不得再听他解释,挣开同修们的阻拦,抱起孩子直奔医院。经诊断,孩子已被烧成大叶性肺炎,再晚来一步后果将不堪设想。在医院里整整待了一个多月,才勉强出院,但孩子的学习成绩此后一路下滑,再也没回到以前的水平。

  这些情况周振怀的母亲见在眼里,痛在心上,对儿子又气又恨,经常过来劝说和痛骂,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妻子的规劝、女儿的哭求、父亲的责骂都被他当作了修炼路上的“魔”,因为李洪志“师父”说:“修炼大法不可能一帆风顺,肯定会有魔的阻扰,而且魔会随时随地以各种形式存在,只有战胜了魔才能圆满。”有时在夜里和妻子怄气之后,周振怀也不管深更半夜,拎着棍子就去砸她母亲的楼房门,完全不顾忌邻居们的反应,大声叫喊着让父亲出来,他要“除魔”,年迈的母亲哪敢出来,只能坐在屋里和老伴相拥而泣。

  为遵照李洪志“师父”“走出去、讲真相”的指示,周振怀和功友们还从网上下载各种法轮功资料,进行大量复印,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到居民区散发,或溜进住宅楼在墙壁上、以及路边线杆上喷涂法轮功宣传标语。像幽灵一样作案几个月后,始终未被发现阻止,周振怀认为是“师父”在暗中“保护”自己,所以变得更加疯狂,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有时竟夜里骑着摩托车到外地去“宣法”,凌晨返回后一进家门倒头便睡。

  为了尽可能把他拉回正常的生活圈子里,妻子在尝试多种办法失败后,2012年3月15日那天,在驱逐了经常前来他家的同修后,一把火把家里的《转法轮》等物品全部烧了。这一做法让周振怀怒不可遏,第一次动手打了妻子。痴迷不悟的他认为妻子是影响他修炼最大的“魔”,自己要避不开这个“魔”,就永远别想“精进”,三天后,周振怀到法院起诉,坚决要求与妻子离婚。一系列打击彻底让周振怀的妻子伤透了心,周振怀父母哭诉挽留也无济于事,果断和周振怀离了婚,自己带着女儿去了外地。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此支离破碎,但周振怀没有内疚,反而庆幸自己终于又度过“亲情关”,以后更可以专注于“练功”、“精进”了。

  2012年4月28日深夜,周振怀又骑摩托车到外县散发法轮功传单,返回时,由于天黑,视线不明,加之疲劳驾驶,在会车时他一头栽进了路边一米多深的沟里,被过路人发现时人已没有了生命迹象。为了法轮功,刚刚30岁的周振怀竟残死在弘法的路上,落得个家破人亡的可悲结局。

 

 

【责任编辑:沧海】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