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案例追踪

“三赎基督”害死了母亲毁了我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李佳佳   2017-06-12

  我叫张敏,女,现年37岁,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人。母亲叫刘满花,1950年生人。父亲在我3岁时候出了车祸,从那时起,我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母亲靠打零工省吃俭用手把手把我拉扯大,所以从小我就告诉自己,长大了不管多辛苦,一定要让母亲享上清福。

  

    一时心动,母亲误入三赎

  17岁那年,我离开家去郑州学习美容美发,一两年才回家看母亲一回,身边没个照顾她的人让我一直很不放心。2004年当了九年学徒的我终于熬成了师傅,开始跟着经理学着打理理发店的生意,慢慢地有了手艺和经验,也攒了一些积蓄,就想着回家开个理发店,好让母亲早点过上舒服日子。2005年6月,我辞去郑州理发店的工作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看见母亲头顶白手巾跪对着屋内墙壁上一面白底上画着红“十”字的旗子嘟囔着什么,看到我回来依然很虔诚的做完才起来高兴的迎接我。她笑盈盈的拉着纳闷的我坐下,告诉我她现在是“神”的子民。

  原来,母亲在当公园管护员的时候认识了每天在园子里遛弯的张老太,张老太经常给她介绍什么“三赎基督”,说是只要虔诚祷告,就能医治百病,一年四季保平安。张老太说她之前得了一场大病,盟里医院都没治好,就是祷告好的。起初母亲也没上心,直到有一次腰疼的老毛病犯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母亲按着张老太告给的方法每天早晚跪在“十字旗”面前祷告。母亲说,自打信了“三赎基督”她腰疼的老毛病好多了,连睡眠都好多了。她现在每天坚持祷告,说是为了保佑我们母女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听着母亲说是信的什么基督,想着在郑州也有很多人信基督耶稣的,我也就没多想什么。

  多事之春,女儿渐被洗脑

  那之后,我忙着开店没把母亲信教的事放在心上。慢慢的理发店有了很多顾客,生意走上了正轨,母亲逢人就夸我是个孝顺闺女,我心里无比自豪,干事业的信心和动力都很足。可是,幸福的日子往往是那么短暂。

  2007年春天,由于长期接触染烫产品导致手指的皮肤发痒、开裂,关节肿大,一段时间都不能亲自上手给顾客做头发。相处四年多的男友在这时候又因谈婚论嫁的事和我闹矛盾提出分手。就在同龄人都结婚生子,有所依靠的时候,感情破裂让我一时心力交瘁,店里生意也大不如前了。这个时候,母亲看我伤心难过安慰我说:“人来到世上都有罪,只有向‘三赎基督’认罪悔改,走赦免的道路,才能免于惩罚。你每天跟我一同祷告,就可以得到救赎,神就会赐福给你”。为了摆脱内心的痛苦,我尝试着每天跟着母亲祷告,刚开始也半信半疑但随着跟“兄弟姊妹”集体祷告、学唱灵歌次数的增多,我越发觉得信神是我心灵的归宿,也越发相信主的力量,经常在晚上跟母亲一起去“传福音”、“作见证 ”、“开新功”。朋友们知道我的事情后,都来劝我好好经营理发店,不要相信神呀鬼呀的,不要受骗上当。我偏不信他们,甚至对他们产生了厌恶,自认为信了主以后,事业、爱情都不重要了,末日来了,一切都不存在,只有我和母亲这些神的子民可以升天,可以永远的幸福下去。我把店面盘了出去,渐渐与朋友们疏远起来。

  失母之痛,唤醒迷途心灵

  2010年初开始我发现母亲越发消瘦还经常咳嗽。我有些担心,但母亲劝解我说,一定是我们对主不够虔诚。于是,我们开始每天只吃一小碗饭,并加倍的诚心诚意去做祷告、“传福音”、“献爱心”,缴纳更多的“慈惠钱”。半年后,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除了祷告,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休养。副执事多次召集“兄弟姊妹”为母亲祷告,我和母亲都坚信只要坚持等到罪孽洗清,身体便能康复。但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0年12月10日晚上,母亲咳嗽不止,10点左右突然开始咳血,我焦急万分,情急之下敲开了邻居家的门。看到母亲的情况,邻居让我赶快送母亲去医院,我却没了主意,母亲躺在床上执意不去,边咳嗽边边艰难而小声的说这是违背主的旨意,最终还是邻居强行抱起打车送到了医院。经检查,母亲得的是肺癌,肺空洞有积水,肺功能已严重衰竭。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已经无力回天。我瞬间崩溃,这怎么可能?我们可是神的子民啊,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去做的啊!在住医后的第10天。母亲在病痛的折磨下离开了人世,享年60岁。这期间她一直不配合治疗,躺在病床上仍双手合十偷偷祷告,可我们坚信的主最终没能挽救他的子民。

  母亲走了,这时我才幡然醒悟。这几年作为神的子民我们做了什么,又到底得到了什么?我们得到的只有失去,母亲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失去了健康,最终失去了生命,离我而去,而我因为坚信“三赎基督”间接害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失去了家人、事业、爱情和友情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成了世上最孤苦的可怜人。我希望现在仍然痴迷“三赎基督”的人们能够早日醒悟,回归正常生活,守护我们大家。

 

 

  

【责任编辑:若水】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