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案例追踪

法轮功让我止步高考

来源:北疆风韵   作者:李强   2017-06-12

    漫天的柳絮刚刚散落,炙热的阳光带来了初夏的热浪,我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车上的交通广播提醒着我,今天2017年6月5日,后天就是高考了,每年的高考对于我这个错过高考的出租车司机来说,都是非同寻常的日子。为了弥补我心中的遗憾,这几年一直参与公司组织的爱心送考活动,每每看到学子们走进考场的大门,我的心也跟他们进了考场,等待着人生的又一个起点。

 

  我叫李强,今年36岁,内蒙古包头市人,一名出租车司机,就在17年前的7月7日,“法轮功”毁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高考。2000年高考那天的天气特别热,就在父亲送我去考场前,仍在打坐的母亲突然昏倒了,我和父亲急忙送母亲去医院,父亲劝我赶紧去考试,可我放心不下母亲不肯走,等我们把母亲送到医院,我来到考场时,大门已经紧锁,无论我怎么苦苦哀求,得到的只是“孩子,明年再考”的答复,当时的我心中充满了绝望,但想到医院里生死未卜的母亲,我还是强打精神回到了医院。母亲还在抢救,病房外我蜷缩在父亲怀里流泪,父亲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抱着我任我哭泣。等我心情稍微平复,父亲开始开导我并支持我复读一年明年接着考。还告诉我,家里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法轮功”害的。

  我母亲是1997年在公园锻炼时接触到法轮功的,开始只是在下班空闲的时候练。1998年秋,母亲下岗了,找工作又四处碰壁,心情不好又无事可做,每天除了操持家务就是练功,拿着本《转法轮》一遍遍的读,后来都能大段的背诵了。我发现母亲慢慢开始变得沉默了,在家也不怎么和我们说话,每天除了练功就是打坐,法轮功几乎就是她的全部精神寄托,她把自己沉浸在大法的世界里,对我的学习成绩从牵肠挂肚到不管不问,我还以为是我学习成绩不好,被母亲冷落,于是我加倍努力学习。一模我考了全班前5名,我满心欢喜的跑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但是换来的却是一句淡淡的“知道了”。当时要是没有父亲的开导和支持,我真的难以坚持下去。后来父亲在医院跟我说,母亲还背着他用家里原本就不多的积蓄去买法轮功的书和音像制品,我恍然大悟为什么那段时间父母不是冷战就是争吵。

 

      我还记得1999年5月的一天,母亲对我说:“跟着妈一起练功吧,修得圆满你就成神了,要什么有什么,把地球攥在手里也不费吹灰之力”。我说:“妈,那不科学”。“谁说不科学?!法轮大法最精深,是世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母亲激动的说,还把她那本《转法轮》放在我书桌上,要我每天学习。以为马上要上高三了,我根本没心思看,每次母亲问起,我都骗她说读过了。就在那年的7月,国家取缔了“法轮功”,我和父亲都劝母亲不要练了,母亲表面上答应的很好,但还是督促我看《转法轮》,我告诉了父亲,父亲怕影响我的学习,把我送到了奶奶家,整个高三我都是在奶奶家度过的,直到高考前才回到离考场较近的家中。每当问起母亲的情况,父亲都说好多了,不怎么练了,就是还有需要点时间,让我安心在奶奶家复习准备高考。

  直到把母亲送到医院我才知道,这一年来父亲一直在劝说母亲,但收效甚微。母亲不但没有停止修炼,高血压的症状更加严重,但她一直抗拒吃药,父亲把药喂到她嘴里还偷偷的吐出来。母亲还说,吃药就是把病压进身体里,让上一世的业力没还成,这一世又做一些不好的事,从而有新的病出现,得各种病。

    但医生告诉我们,母亲这次是突发性大面积脑梗,主要诱因是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高血压。经过一周的抢救,母亲终于从死亡的泥潭挣脱出来,但我和父亲面对的是一个偏瘫、基本丧失语言能力、需要长期卧床的病人,和治疗后期的大笔费用。看着一天天消瘦的父亲,我做出了人生中最困难的决定--打工赚钱给母亲看病。就这样我再也没有踏进高考的考场,真希望当初母亲没有练“法轮功”,让我拿起高考桌上的那只笔。也希望莘莘学子们能够取得好成绩!

 

 

【责任编辑:索龙嘎】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